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平板电子书 > 科幻 > 我有一枚圣文字 > 第155章 ,一百分是谁?有什么资格评价我?

不知何时起,混乱不堪的战场突然静默了下去。就好像是录像带出了什么问题似的,从现代的好莱坞大片最**的地方,一下子穿越到几十年前的默片时代。

无论是搜查官,还是与之对战的黑毡帽,亦或者是那些带着面具的小丑,纷纷停下攻击,沉默着,望向同一个地方。

悄无声息的战场上空,渐渐弥散出一股名为悲伤的气氛,而在这浓浓的血腥味中夹杂着的,则是绝望。

一切只因,那个勇敢的闯进特等会议室里,挥刀斩杀和修吉时的男人,那个对着镜头、对着全世界揭露真相的男人,那个带领他们浴血奋战到现在的男人,此刻被五位高手团团围住,身受重伤,摇摇欲坠。

被有马贵将跟小丑干部堵住去路的武越,开启静血装左冲右突,最终还是没能突破五人的包围圈。

“已经彻底到极限了吗?”

武越低头看了看血流不止的左臂跟左腿,即使有乱装天傀缝合伤口,但长时间的鏖战,令这具身体呈现出崩坏式的摧残。

仿佛一条到处都在漏水的破船,除非武越立即逃出去,接受治疗,否则的话,死亡,仿佛已经不可避免!

“这就结束了吗?”

有马贵将最后凝视了武越一眼,甩了甩占满血渍的库因克。

“伊鸟,我终于可以帮你报仇了!”呗在心里默默的道。

“笑到最后的,始终是小丑!”

旧多二福面上喜笑颜开,嘲讽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过武越的面颊。

然而,令他奇怪的是,即便身陷绝境,武越的脸上不喜不悲,丝毫看不出将死之人所泛起的恐惧或遗憾!

武越忽然想笑,笑自己一直以来的判断,也许,这不是个悲剧的故事……看来调低对未来的期望值,效果出乎意料的明显。

“我是不是应该补一句临死之前常说的那句话?虽然时机上显得稍稍有点早,可说出来总比来不及说强那么一丢丢吧?”

视线里,映照着周围形形色色的面孔,有高兴、有悲伤、有激动、有绝望……当然,也少不了愤怒。

余光瞥见,真户晓甩开同伴,向这边狂奔过来。

明明感觉到奔跑的很有力,但偏偏呈现在眼瞳里的过程,像是在播放四分之一倍速的电影,一切都仿佛被拉长了,也变得遥远了。

她想干什么?跑过来帮我突出重围?别闹了……

真以为我爱上你了吗?我其实只是想啪了你,仅此而已!

算了,还是赶紧换一副身体吧……武越催动灵力,自身灵魂从永近英良的身体里飘飞出来,浮在空中。

噗通!

失去武越的灵魂支撑,永近英良的身体直挺挺的倒在地上,尘土被震起在半空,混杂着滴下来的血珠,重又顺着重力落了回去。

“系统,重新换一具宿体要多少积分?”

“同一个世界,第一次附魂免费,以后每多一次,都会比前一次额外增加100点积分。”系统回答道。

“也就是说,第二次是100,第三次是200,这样累加吗?”

“是的!请问宿主是否随机选择宿体附魂?”

“确……嗯?等等!”

武越本打算立即开始附魂,然后再跟敌人正面硬刚,可就在这时,忽然看到真户晓拨开人群,扑倒在永近英良旁边,双手抓着他的身体,拼命的摇晃着,嘴里不断地说着别死、别死……

紧随着真户晓身后,伊丙入也跑了过来,金木研跟双胞胎姐妹则站在远处,动也未动。

金木研皱着眉头,满脸疑惑,“明明眼睛看见阿英倒在地上,可我就是有种奇怪的感觉,他其实没事。”

“嗯,这种感觉我们也有。”小黑点头附和道。

“哥哥等下就回来了……”小白接过话茬,肯定道。

三人都拥有武越赋予的灵魂碎片,因而很明显能感觉到,武越与现实截然相反的稳定状态。

看着哀痛的真户晓,武越忽然觉得,永近英良的身体还是可以最后再利用一次。

只见他催动灵子丝线,越过几米的空间,一点点控制永近英良的嘴巴跟声带,一字一顿艰难的对真户晓说道,“自从你父亲死后,我的心一直承受着难言的煎熬,像是有无数只蚂蚁在啃食我的灵魂,也许,这就是对我当初见死不救的惩罚……”

真户晓一边痛哭,一边疯狂的摇头,“不!不是的!你别这样说,父亲的死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不要死,求你别死……”

“真希望能得到你的原谅,还有,好想帮你揉大一个罩杯,本来还有十八次机会的,可惜……”

“算了,就这样吧!”

武越不清楚,那些逝去的人们在死亡的一瞬间该说什么话,不过他觉得,大体上逃不过最后那句。

做完这些,武越便收回了灵力,心里默默思忖着,这样的话应该可以在真户小姐姐那里多赚点印象分……吧?

见永近英良再也没有动静,篠原幸纪、黑磐严等人纷纷垂下脑袋,一脸黯然,哀痛中不由得扪心自问,明明我们才是正义之师,为什么无法战胜邪恶的敌人?

主将阵亡,不管在哪个战场,似乎都预示着一场溃败的开始。

此时此刻,充斥于搜查官们内心的,除了悲痛,更多的是对未来的惊惶与不安。在永近英良身上,他们仿佛看到了自己即将面临的悲剧命运……

远处一座大楼,芳村功善、古间圆儿与入见佳耶站在楼顶,遥望着战场中心,身后站着的是十几名带着猴子与黑狗面具的喰种。

他们都是曾经名震20区的两大喰种组织,魔猿与黑色杜宾。

“我们,似乎来迟了。”

芳村功善眯着眼睛,努力想要保持平静,却怎么也压不住堵在胸口的那股郁郁之气,真想就这么冲下去,跟敌人决一死战。

“该死!那天晚上就该答应他的……”

“现在后悔,也已经于事无补了。”

另一边,芳村艾特怔怔的望着远方的天空,语气里带着无尽的疑惑,“就这么匆匆结束了吗?是他的话,不应该这么简单吧?还是说……只是单纯因为心里接受不了他死亡的事实,才会这样想?”

“走吧,艾特,不用我们再出手了。”

多多良从始至终都一脸平静,转过身,向着来时的方向走去。

“等等!那是什么?”

……

武越环首四顾,入目处尽是哀恸与悲伤的表情,心里不由得有些歉意,这个玩笑,貌似开的有点过头了……

不过这其实也是没办法的事,如果不来点震撼人心的事迹,如何能证明自己的伟大?

要知道,在这场CCG内部的分裂之战开始以前,武越才刚刚升上准特等搜查官,就算打赢了战争又如何?

升上特等?

功劳确实足够了,但跟他心里所求还差的有些远。

既然选择跳出来带领众人推翻和修一族的统治,那么此事过后,就必须牢牢地将CCG这个暴力机构完全掌握在自己手里!

为他人做嫁衣那种事,武越是绝对不会去干的。

如果能用永近英良的身体换到一次登上总局长的机会,这笔买卖在武越心里还是划得来的。毕竟不是自己的车,翻了也没所谓。

也是基于此,早在开战的时候,武越就想好要来一次震撼人心的出场,将自己的威望推升到令所有人可望而不可即的高度。

只有那样,他才能顺利的当上总局长,独揽大权!

“金钱、权力、名誉……说到底,我也只是个俗人啊!!”武越在心里如此感叹着,对系统说道,“那么,开始吧!”

“第二次附魂,需要消耗100点积分,是否确认?”

“嗯。”

话音落下,漂浮于半空的灵体骤然化作一道微光,嗖的一下子,在众人头顶上空一闪而没。

“当前所处世界,东京喰种。目标人物,黑磐武臣。剩余持续时间,67小时。”

“黑磐武臣?黑磐严的儿子?系统,这也太恶趣味了吧?”

听到系统提示,武越呆愣了下,转而囧着脸,在心里疯狂吐槽起来。

黑磐严又不是傻子,而且人就在战场,自己要是顶着人家儿子的身体出现,哪还会不明白,儿子肯定被人夺舍了!

到时候,还没开始杀敌呢,自己人先内讧起来了。

武越在心里愤愤不平的怒骂了好半天,最终还是捏着鼻子认了,开启静血装,冲过去将距离最近的几个敌人全部清理掉。

芳村艾特看到的异动,便是武越清理敌人时产生的小范围骚乱。

绝大部分的游戏里,从主基地复活过来的英雄,都会有那么几秒钟的无敌BUFF。别人攻击他的时候,要么显示未击中,要么就是攻击无效。

这种在游戏里非常普遍的设定,现实里当然不会有,要不然的话,武越单凭附魂这一手,就能打遍天下无敌手了。

不过,这并不妨碍武越在心里给自己加个BUFF,虽然没什么卵用,但起码在重新附魂以后,精神上感觉自己是无敌的!

亢奋的精神状态,带来的是突破天际的自信,心里有种,就算是旧多二福站在面前,也会被自己一拳打爆的错觉。

“是时候开始真正的表演了!”

清理掉周围的敌人,武越没有继续虐菜,跳入半空中,缠在手腕处的灭却十字化作弓箭,略略瞄准了下,立即照着旧多二福的脑袋跟后心连续射出三支神圣灭矢。

嗖!嗖!嗖!

听到身后袭来的尖锐破空声,旧多二福想也不想,条件反射似的闪向一边,转头看向袭击自己的敌人,突然间懵逼了!

武越手握着灭却十字,在空中划过一道抛物线,稳稳的落在战场中心。场中再次为之一静,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他。

确切一点的说,都在看着他左手握着的灭却十字!

“见鬼!”

明明是黑磐武臣的脸,黑磐武臣的身体,却拿着永近英良的专属武器……这他喵的!

“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旧多二福彻底傻眼了。

之前笑的有多开心,现在的惊愕就有多严重。

“那个东西是……永近英良的灭却十字?!”

有马贵将嘴巴微张,目光呆滞,他又开始想念小静丽了!

真户晓抱着永近英良的尸体,仰着脑袋,整个人宛如一尊雕像似的,动也不动。仍然挂着泪痕的俏脸上,除了惊愕,还是惊愕,看起来有些滑稽。

这家伙是谁?我怀里抱的又是谁?

从前我啪啪了谁?又是谁啪啪了我?!

远处,芳村功善同样震惊的脸上,渐渐有了笑意,转头对身旁的两人道,“看来,老天是站在我们这边的。”

另一侧,芳村艾特空洞洞的眼眶凝望着战场,过了许久,才后知后觉的嘀咕道,“难怪他会那么冲动,原来是这样啊!”

“那是黑磐武臣么?跟我一个年级的……”

“那家伙我也认识,可是他为什么能使用永近大人的库因克?”

“该不会是永近大人活过来了吧?”

“骗人的吧……”

“要不然怎么解释库因克的问题?”

“……”

从CCG创立到如今,武越是唯一一位持有‘共喰型库因克’的搜查官。在此之前,地行甲乙曾就灭却十字提交过一份报告,言称这件库因克只有武越本人能用,在其他人手里,灭却十字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十字架,用尽已知的所有手段都无法激活。

关于这件事,CCG的搜查官或多或少都有所耳闻,毕竟当初灭却十字一口气吞了上百件库因克,事情闹得太大,想不记住都难。

也是因此,灭却十字反而成了武越最好的身份证明,别人就算想模仿,也模仿不出来。

战场中心,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武越身上,下意识的屏住呼吸,仿佛在见证着什么。

直到……

金木研跟安久姐妹同时跑到武越身边,惊喜的叫道,“阿英!我就知道你还活着!我能感觉到你的存在,他们根本杀不了你……”

“什么?他真的是永近英良?”

“开什么玩笑?人死以后怎么可能再复活?”

金木研的话像是一枚核弹丢进了人群里,炸得众人脑袋一懵,紧接着,场中响起一片哗然之声。

无论他们如何辩论,都无法解释黑磐武臣为什么能毫无妨碍的使用永近英良的武器,排除掉所有的不可能,得到的答案再怎么不合理,再怎么难以置信,那也是真相!

无论是永近英良还是黑磐武臣,无论是附体夺舍还是信念的传承,在这一刻,当武越再次现身于战场中心的时候,仿佛一道划破乌云的闪电,照耀着迷失的人们,眼睛里再次腾起希望的火焰。

就在众人的辩论声越来越大的时候,武越忽然上前几步,高高举起灭却十字。

看到这一幕,场中刷的一下子,瞬间变得静默无声。

武越平静的眼眸环视一圈,朗声道,“你们想知道我是谁?答案其实很简单!我是永近英良,也是黑磐武臣!而且,也许在不远的未来,我会是你们中间的任何一人!”

“你们可能会感到疑惑,心里迫切的想问我,这是什么原因呢?那是因为……”说到这里,武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冲着天空吐气开声,咆哮道,

“正义,是不会死的!!!”

炸雷一般的声音在战场上空徘徊着,远远荡开。

这一刻,所有听到话音的人,都被震得全身战栗,心灵深处仿佛有什么东西破茧而出,拼命的绽放开来。

稍有区别的是,搜查官们内心涌现的是浪涛般的勇气和信念,反观小丑跟V组织,都是慌得一批。

面对一个杀不死的敌人,他们是真的恐惧了……

哗!

沉寂了十几秒钟以后,便是山崩海啸的欢呼。

前面压抑的有多狠,如今爆发的就有多凶。

搜查官们各个激动的涨红着脸,全都高举着库因克,拼命的呐喊着、嘶吼着、咆哮着,狰狞的目光里,布满了与敌人同归于尽的决心。

旧多二福整个人僵在原地,面容呆滞,手脚冰凉。

心里面再怎么不愿意也得承认,搜查官们的势头彻底被武越的话调动起来了,再想将这股气势压下去,难!

武越一直都相信,自己作为穿越者的一员,继承的是现实世界的伟大传统!就比如现在,***、***、***……所有的前辈伟人在这一刻灵魂附体!

他不是一个人再战斗!他不是一个人!!

感受到搜查官们看向自己的炙热目光,武越因为被迫舍弃永近英良的身体所带来的郁闷,终于在这一刻烟消云散,同时在心里狠夸自己。

“这个装逼必须给一万分,多出来九千九百分,因为我特么实在是太骄傲了,忍不住就想孤芳自赏啊!”

一百分是谁?有什么资格评价我?

有了死而复活的神迹,总局长还远吗?

要不是时机不对,武越真想跑到战场外面去问问大胸女记者,刚才都录下来了吗?

好在他还有理智,强行控制自己,没有做出这种逗比举动,要不然的话,刚刚建立起来的伟岸形象,立马就会崩坏坍塌。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