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帮子全本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你倒是过得舒服!”

元玖跳着脚指着那一床被褥和铁锅,板脸教训道:“身为修士,本当不役于外物,不物困于心。一箪食、一瓢饮也应甘之如饴!何况还有辟谷丹这种便利的丸药!

像你这样穷尽心思都只为满足口腹之欲的,实在是不利于修心养性!”

苏善不以为然道:“圣人曾言,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我倒是觉得,欲念之于人,就好像洪流一般,宜疏不宜堵!辟谷丹那种东西,与其说是方便,更不如说是罪恶!

你看陈苾一连吃了三年的辟谷丹,又可曾将心性修养好了?

那一锅肉粥她可是连锅底也都给舔干净了!

由此可见,过于约束反而是过犹不及!”

苏善将一条腿屈起,又把另外一条腿架到上面,翘起脚惬意的晃了几晃道:“我一直认为,所谓的随遇而安,只是为了避免遭受欲求不满的痛苦,而不得不向不尽人意的现实所作出的妥协!

所以,只要能过的舒服,我干嘛要委屈自己?

再说了,我看你不也吃的挺开心的?”

元玖遍搜脑中典籍,也不曾想起,到底是哪个圣人曾说过“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的话语。不过听起来又觉得有些道理。

最后她索性放弃了说教,也一屁股坐到了松软的被褥里。

一边吐着松子的碎壳,一边口齿不清的说道:“那好,这个暂且先不提。我来问你,早起的鸟才有虫吃,别人都在外面为了抢铭牌打的死去活来,你却躲在这里吃松子,这又是何道理?”

苏善摇摇头道:“凡是都讲究时机,现在韭菜还都没长好,还不到收割的时候呐!不急着出去,以逸待劳才是上计!”

元玖剔了剔牙后又冷哼了一声道:“犯懒倒是真的吧!我看你也不比那左小青勤快多少!”

苏善笑着给元玖又添上一把松子后,就把自己唯一的那套阵旗拿出来插在洞口,上一次用这套阵旗还是在鹰愁涧崖底的山洞里。

阵旗能避一切蛇虫鼠蚁,虽然不能阻挡修士侵入,却能起到预警的作用,再加上还能隔绝神识的探查,实乃居家旅游必备之良品。

做完这些后,他就放心的在山洞里安顿了下来。

第二天早晨,苏善已经休息的十分充分,拔掉了阵旗,收起了被褥,就连一地的松子碎壳也都收起到储物袋中。

抹去了遗留下来的一切痕迹后,这才精神饱满的踏出了山洞。

也不知走了多久,来到了一片平缓的地带,一个不大的水泊,镜子一样的镶嵌在山间的缓坡上。

水滨多芦荻,长的尤为茂密。

山风徐吹,细密雪白的芦花就随着山风纷纷扬扬的肆意飘洒。

苏善向芦苇丛中投去一块石子,惊起了几群白色的水鸟。

兽类的感官要比凡人敏锐上许多,因此,苏善的眼神比凡人要好许多,神识也比普通同级修士要强上几倍。

他用神识仔细的查探水泊的每一处,发现有一根芦管竟是十分地与众不同,不似其他芦苇一样长在水边,反而特立独行的生在湖心。

芦管被削去了一截,上面还带着一片新鲜的叶子。

苏善看看四下里无人,就挥手使出藤龙术,架起一座结实的藤桥,从湖岸一直延伸到了芦管旁边。

他蹲下捞起一把湖边的淤泥,搓了一团,就走向湖心蹲下,把芦管堵了个结实。

过不了片刻,平静的湖面突然泛起了一圈大大的水花,一个圆头圆脑的小胖子就被逼出了水面。

小胖子大口大口的喘了几口粗气后,就惊惧的发现,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已经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抬头一瞧,旁边一个清秀漂亮的小小少年,正蹲在一个藤桥上,笑眯眯的向他摊开了手,嘴唇微微的动了几下,对他说道:“铭牌拿来!”

小胖子垂头丧气的乖乖交出四枚铭牌后,苏善就把他从水中捞起,还好心的弹出两枚火球帮他烤干衣服。

坐在藤桥上的小胖子却“哇”的一声,委屈的哭了起来……

小胖子只是一个九岁的孩子,才炼气二层的修为,能被选进自是资质不凡。

但他也知道自己战力低微,在仗着机灵抢了几个比他更弱的人,好不容易凑齐了四块铭牌之后,就找到这片水泊藏了起来。

他以前在乡间和小伙伴们嬉戏躲藏,口含一根芦管躲入水中的手段是炉火纯青,无往而不利,从不曾暴露!

炼气四层以下的修士,神识范围最多十几米,他还特地藏在了湖心,就是为了避开修士目力所及和神识查探的范围!

小胖子满心以为,自己可以顺利的躲到试炼结束后,然后风风光光的拿着四枚铭牌,去吃浩真师傅准备的茶饭。

可怎么这么快就被发现了呢?

发现他的还是个比他大不了多少的瘦高小子!

这让他如何服气?一想到此,不由得悲从中来,哭的是愈发凄惨,鼻涕眼泪糊了一脸,头上的几缕湿发还弯弯曲曲的黏在脸上,显得十分滑稽。

苏善在心中暗暗的叹了一口气:“怎么有一种欺负小孩子的感觉啊……”

他烤干了小胖子的湿衣,把他提到了湖边,轻轻捏了捏“小韭菜”肥嫩的小脸蛋,往他嘴里塞了一块麦芽糖后,就拎着四枚铭牌,扬长而去。

照着地图索骥,苏善很快又发现了一个狭小的山洞,十分适合藏人。

出于谨慎起见,他先丢了一块人头大的石头进去探路。

登时从洞里飞出数十枚细小的飞针,叮叮当当的打在了石头上!

暗器的角度刁钻又阴毒,若不是早有防备,苏善估计自己很难躲过!

不禁暗喝了一声好险!

在洞口又等了一会,不见人出来,很显然是在等他进去。

苏善想了想,把那套阵旗拿出来,反插在了洞口。

这下,里面人的神识就探不到洞外了。

苏善从周边就地取材,很快就收集了一大堆还没有干透的树叶,这样的树叶只要一点燃,就会产生大量的浓烟。

他上窜下跳的忙乎了一番,做了些准备之后,就收起了阵旗,点燃了树叶堆。

还带着湿气的树叶顿时生出浓烟滚滚。

元玖几米长的大翼在火堆边上不停的扇动,顿时扇出一股怪风,飞沙走石自是不在话下,滚滚浓烟就全都倒灌进了山洞里。

不多时,就从山洞里跑出了一个呛得不停咳嗽的少女。

苏善刚好认得这个少女,名叫周虹,是个剑修,比他大了两岁。

周虹被熏的眼泪汪汪,却不肯束手待毙,刚一出洞口就十分凶狠的提着剑四处乱斩乱挥。

苏善手里的藤条一松,立刻就有一张硕大的藤网从周虹头上迎面罩了下来!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