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帮子全本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抄录完融骨术和疗伤术,司马东带着石青回到了城主府,这回南宫亮没有定出回去的时间,而是让石青初步融合完之后自己找司马东带他过来,而且下次再来就要进行连续几年的密闭训练了。

石青也不知道该不该带着石玲过来,按说在城主府才是最安全的,来了之后让石玲天天面对一个道宗,石青想想心里就没底,但要是不带石玲过来,真要分开几年,石青又舍不得。

回到城主府石青也没跟石玲说自己的顾虑,有点鸵鸟心理吧,能拖一天是一天。

石青先修炼的是疗伤术,非常容易上手,就是按照法诀运转道能,对目标释放道能之后,用道能进行治疗。

为了练习疗伤术,石青让城主府送来了一只鸡,先用刀将鸡划伤,然后用疗伤术对鸡进行治疗,结果疗伤术均匀的释放在了鸡的身上,毛色好像更鲜亮了一些,不过伤口几乎没什么变化。

想到南宫亮说的话,石青直接用刀把鸡来了个对穿,对着奄奄一息的鸡再次释放疗伤术,结果只是让鸡更精神了一些,伤口的变化还是不大,没过多久鸡就死了。

异能恢复之后,石青又让城主府将死鸡拿走,送来了一只羊,对于重伤的鸡治疗无效,也许是因为鸡的体积太小了,换一只羊试试。

这回石青直接从后到前深深地划了一刀,羊躺到地上就开始抽搐了。

立即对羊释放了疗伤术,这回能够明显的感觉到伤口恢复了,石青又立即连续释放了两个疗伤术,羊的伤口虽然没有完全愈合,但是一时半会死不了了。

石青继续恢复异能,回复完之后对着羊再来一刀,释放完三个疗伤术,再全力恢复。

这只羊惨了,享受了两天生不如死的待遇,石青已经能用两个疗伤术将羊的伤口完全愈合了,之后又虐了两天羊,发现仍然是只能用两个疗伤术治愈,没有什么进展了。

感觉已经差不多了,石青准备开始修炼融骨术。

南宫亮一共给了石青五块万能金,最小的只有大米粒大小,最大的有橙子那么大。

用融骨术融合万能金,融合的过程很快,关键是使其与骨骼完全同化,同化万能金的质量越大,需要的时间越长。当然随着疗伤术越来越熟练,同化的时间也会相应变短。

南宫亮预计石青融合大米粒大的万能金需要三个月到半年才能完全同化,让他同化完去找他,但为什么不只给他一颗万能金,而是给了他五颗呢?难道想看看自己是否能在短时间内多吸收几颗?

拿起最小的万能金,石青一口吞了下去,然后运转法诀,使万能金分解,随着血液均匀的扩散到全身,然后均匀的包裹在骨骼上,最后用道能强行压迫万能金渗入全身骨骼。

“嘶!”剧烈的疼痛让石青深吸口气,不过石玲还在旁边,不能让他知道自己的痛苦,石青即使全身像千万根针同时的扎着,也没露出一分痛苦的表情。

渗入只是第一步,接下来还要使万能金完全与骨骼融合,不过异常情况出现了,万能金并没有按照正常情况融入骨骼,而是开始对骨骼进行大肆破坏,然后再以万能金为中心使骨骼再生,一直持续了一个多小时,全部的骨骼终于全都破坏并再生了。

不过一切并没有结束,再生完的骨骼,有着自我恢复的倾向,就是要排除万能金,恢复以前构造,虽然只是一个趋势,但却实实在在有力量产生,石青感觉比破坏再生的时候还要疼上十倍!

石青立即给自己释放了一个疗伤术,恢复的趋势有所缓解,疼痛感也降低了一些。

石青抓紧时间恢复道能,等道能恢复了将近一个疗伤术的量时,剧烈的疼痛让他不得不再释放一个疗伤术。要知道他可是有着白羊、金牛两个星座时刻被动吸收着异能,再加上全力运转九转真经,才勉强恢复释放一个疗伤术的异能量时就疼的顶不住了,这融骨术真的是给新人修炼的吗?

没有心思再想了,全力恢复异能吧,疗伤术、疗伤术,疼啊!快点用疗伤术,疼,疼死了!还用不了吗?快点快点。。。。。。

在石青无比痛苦的时候,南宫亮还在羡慕石青的机遇,“哎,真是好运气,在最合适的年龄学习了融骨术,我为什么在二十多岁的时候才得到这部功法,错过了最佳的时间呀,想想,那真几年真是地狱呀。”

要是石青听到南宫亮自言自语,非得有抽他的冲动不可,20多岁虽然是大了点,但是您那时道能有多雄厚了?疗伤术有多熟练了?就那你还说自己在地狱,我这才叫地狱好不好!

石青这么一坐就是七天,七天水米未沾,全力运行九转真经,全力为自己释放疗伤术。经过七天疯狂的释放,石青的疗伤术终于又有提升,治疗效果已经比开始提升两倍还多了,但是不够,再多的疗伤术也不够,七天过去,只能让他感到痛苦从破坏再生时的十倍降到了五倍而已。

还是痛不欲生。

不过石玲顶不住了,开始只是以为哥哥在练功,以前观想金牛座的时候几天几夜水米不沾的情况也是有的,不过随着石青渐渐将意识完全沉浸在快速恢复然后尽快使用疗伤术的时候,忘记了对表情的控制。

看到哥哥浑身颤抖,满脸痛苦的表情,石玲哪里不知道出问题了。

但是石玲开始还是没敢冒然叫醒石青,万一他练功到紧要关头,被自己破坏了怎么办?

可是一天天过去,石青的情况没有丝毫好转,石玲终于决定将石青叫醒了。

不过石青已经陷入了自我的深层意识,石玲叫了一整天,包括最后用力晃动石青,都叫不醒他,石玲也不敢再有进一步举动了,怕在如此情况下强行叫醒石青真的会对他造成伤害。

石玲无助的哭了半天,终于想起来叫司马东,不过她根本不知道司马东的名字,只能让城主府将送他们来的白袍中年人叫来。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