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平板电子书 > 都市 > 重生只为平凡 > 第十一章

重生只为平凡 第十一章

作者:凡安一生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19-01-12 15:05:59 来源:起点中文

“坐下来听我慢慢给你说”,大爷爷喝了口茶就开始给林凡讲道“我跟着鲁大修撤退途中逃跑回来,这是我故意说给别人听的,真实原因是:鲁大修派我回来的,那时候我们一退到长江以南就明白大势已去。”

“鲁大修当时名义上是:青年军高级参谋,其实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就是秘密收集各种文物字画,瓷器铜器等等!只要够上级别的就一‭盖弄走,无论什么手段。伊洛是古都,也是鲁大修计划中最重要的地方之一,鲁大修直接归当时国防部一个专门委员会负责,有很强的自由度。当时青年军的长官邱行湘管不了鲁大修。有时候邱行湘还要配合鲁大修工作。”

‘邱行湘’,这可是个名人啊!“大爷你见过邱行湘吗?”。林凡问到。林大福看看侄孙说“见过,邱长官是个忠臣啊!死战不退,当时裴昌会裴长官带着大部分军队往西撤了,伊洛只有邱长官一个师守城,城破撤退时鲁大修带着我一起去劝邱长官赶紧撤退。邱长官对鲁大修说:军人职责就是守护国土,现在兵败城失我之过也,我愧对校长的栽培。我已抱决死成仁之心报答校长厚爱,鲁参谋你身负重任不要陪着我一起困守此地,赶紧安排好后撤事宜去吧!我们撤退不久就听说邱长官被俘虏了,那天半夜我看见鲁大修一个人面对伊洛方向站立了好长时间”。

林凡问“那就是说邱行湘是故意不走而被俘虏的?”“那时候的人是有仁有爱,忠心忠义的”。林大福没有正面回答林凡的问题,只提了仁,爱,忠,义四个字。

“鲁大修有能耐啊!无论什么东西只要一过手就知真假,从没失手过,我和鲁家弟兄从小熟识,名义上我是被抓了壮丁,其实此前鲁大年找过我,让我加入他们的一个组织,这个组织就是鲁大修秘密留在各地,潜伏起来专门看护那些带不走的,易碎物品的人员,因为我和鲁家弟兄是一起长大的,且鲁家弟兄从不仗势欺人,对我和你爷爷都非常好。”林大福谈兴渐浓继续边回忆边说。

林凡插话道“鲁家是地主,咱家是贫农,你们是如何在一起的?”大爷爷说“咱家以前是鲁家的长工。鲁家是咱临河县最大的地主,咱们现在住的地方以前都是鲁家的田地,虽说叫马家堡,其实姓马的没几家。后来鲁大修派人回来考察了地形后,决定在此建房搬家,鲁家以前是在城关里面住的,当时好多人不理解鲁家为何会搬到离城那么远的地方,后来我明白了,咱们这地方是个小山包,且有水流!鲁大修肩负使命,趁机也给自己家建了一个大宅子,你看咱家现在住的地方,那以前是鲁家的一个小分院的跨院,宋理家和咱家平分了这个小院子,鲁家大部份宅子都被毁掉了,保留下来的就咱家和宋理家这个小院了!有时候我看到鲁川弟兄俩过成那样子,真替鲁家心酸难过。”

大爷继续说“我也是在回来前才知道鲁家在此建宅的秘密”还有秘密?林凡立时兴趣大增。“鲁大修在建设规划中修了地下仓库,仓库埋在地下几十米的深处。施工时候现场工作的全是军人,建好后才用当地人来盖上层宅子,某个时期有些有心人把鲁家宅子全部拆了,也没有发现任何问题。我回来时鲁大修和我交代了一些事情,他说如果大年不在了,这个秘密由我传给他家后人,他已经预感到了危险,我说大年也有孩子,他肯定会交代给他的,也就是鲁川的爸爸,鲁大修说那孩子不成器,鲁大年不会把秘密告诉他的,不知道还可能保他一命,告诉他了可能他立刻就被别人弄死,果不其然,鲁川爸爸真如鲁大修所说不成器,鲁大年真是到死都没告诉自己孩子,看来还真是,知子莫若父啊!”

大爷爷说的杂乱无章,时而感慨时而引申,到现在也没有进入正题。林凡也不敢催促他,就耐着性子听他继续说“是象宋理老头说的那样,鲁大修确实临走之前送回来一车东西,具体是什么我到现在也不知道,因为到现在我也没找到大年手里进入第一道门的钥匙,”林凡这个急啊!眼巴巴地等着他继续说下去,可他却停下来不说了!

“小凡啊,我看你小小年纪对钱特别喜欢,这样不好啊!有多少是够?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有多少人为这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一定要把持住自己啊!”林大福转了话题开始开导起侄孙来了。

林凡无语凝噎,大爷啊您老能不能不要再那么多感慨了,这快到谜底了您开始东绕西绕起来了……

其实林凡不知道的是,他大爷爷林大福内心是犹豫不决的,要不要真把秘密告诉给林凡,毕竟自己答应过鲁大修,如果自己失去诚信,到地下怎么见老上司老长官。可那么一大批东西要真舍出去自己又不甘心!哎,真难做人啊!

林凡看出了他大爷爷的犹豫就说“大爷,你是不是因为不想负了鲁家弟兄的重托?”林大福暗暗点头,这个侄孙聪慧过人啊!“哎!我们这代人把情谊那是当生命看的啊!人没了情谊还算人吗!”

大爷继续说,“鲁大修给我说的秘密就几个数字,那是开启库门转轮锁的密码。他当时匆匆忙忙把东西送回去后,随手把密码改为了我知道的那几个数字,他没告诉他弟弟鲁大年,后来看到当时政局的状况又后悔没有告诉弟弟,所以就派我回来和大年一起随机应变。

林大福沉浸在过去的回忆中继续说“多年前我就住在这个后院里,当时咱们家六口人包括你爷爷你姑奶奶和你太爷太奶以及你曾祖父。当时大年基本上每天都来和我一起吹牛聊天,时不时的还能喝一些他带的老酒,那时候这房子还是新房,咱家所有人都感念鲁家恩情,不是人家咱家哪能住这么好的房子啊!

“小凡啊!给你明说了吧!鲁大修给我说的数字是:281807。这个数字你一定要牢牢记住,这是开库房门的唯一途径,否则你就是用炸药也炸不开库房门,当年可是用军事标准修建的。”

林凡默默地复述了一遍说“大爷爷,我记住了,你放心吧!忘不了的”。“嗯,那就好”。林大福又说“其实没有钥匙进入不了密道,进入不到密道就是记住数字也没用”。

林凡无语地看着林大福。“那天我一见到铜镜心里有点清楚当年鲁大年被抓走时对着远远观看的我做的一个动作,他双手被绑在背后,抬头死死看着我左右晃动脸庞。我想了几十年,想不清楚大年想要给我表达什么内容,看到铜镜后我觉得他是不是给我做了一个照镜子的动作呢?还在琢磨中就发现铜镜不见了”林大福接着说道。

林凡说“那个铜镜不是不值钱吗?”林大福说“就是不值钱才让我疑惑,我怀疑铜镜就是那把打开密道入口的钥匙,我昨天专门去了村外查看了一下密道口附近的地型,也没有任何新发现。”“密道口在村外?”林凡问到。“是的,不是在村外早就被人发现了,当年鲁大修为什么大动干戈费心费力把鲁家搬出来,不就怕这一天吗!过几天我带你去,把入口附近指给你看,看你有没有缘发现入口的秘密。”

“铜镜丢了怎么办?”林凡问林大福。“铜镜丢不了,谁拿了我心里有谱,我故意放在显眼位置上的,拿走了好啊!不拿走我倒觉得不正常了”。看林凡不明白林大福笑道“是脓包就要把他挤爆,这事你不用管了,王留根问你要你就推说在我这里,几十年了,事情该了断了,对了小凡,和你爷说话时你老师说你以后不去学校了,不去就不去吧!过些日子我带你去见一个人,咱们临河县比他能耐大的不多,有缘的话说不了他还能收你做学生。”一头雾水的林凡只好不吭声。

停了片刻林大福又说道“我给你说这些事不光是因为我老了,怕秘密流失,还因为啊!你这贪财的性子!”大爷笑着说。“我要给你爷爷说,怕是他立刻就会通知有关方面,你爸也一样!要不是见你这贪财的性子,我怕是死后把秘密带进棺材里也不会往外说,秘密你知道了,能不能守住,怎么守以后就交给你了,过几天把密道入口指给你后,我死也放心了”

林凡说“大爷你这情况算是潜伏的特务吗?”大爷说“我不是,我只是鲁家弟兄的私人守护吧!看护了这么多年了,也算对得起他俩兄弟了”。林凡想,怪不得前世没有听过此事,看来是大爷临死也没告诉爷爷他们,他怕给家里惹祸啊!

林大福东一锤子西一榔头的讲述林凡大概也听明白了。他起身说“大爷爷,事情不急咱慢慢来,我呢一切听您老人家安排,好了我先走了,明天早上我再来看您”。

“这次收获不小啊”林凡边走边想。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