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帮子全本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抛开阿修罗教不谈,截教门徒可谓是遍布洪荒,人族、妖族、龙族等等,这也让截教气运达到了极致,但要命的是,通天教主虽然坐拥非四圣不可破的诛仙剑阵,但奈何诛仙剑阵却没有镇压大教气运的功能,虽然有着十二品灭世黑莲可以镇压气运,但是没有了青莲本源的灭世黑莲镇压气运能力与诛仙剑阵差不多,气运不败还好,一败那就是一泻千里。

如今截教气运与商朝气运相连,商朝气运有了衰败之相,那自然会影响到截教气运,气运流失的下场,通天教主自然知道,看着双手上悬浮着的两幅阵图,这便是他为截教、为门下弟子截取一线生机的最强保障了,成与不成,就看天意了。

················································

朝歌,自女娲庙上香之后,纣王回到宫中便仿佛变了一个人一般,对女娲的美貌一直念念不忘,朝政事务尽皆抛之脑后,整日醉卧于寝宫之中,时时念叨女娲之美貌,弃后宫妃子于不顾,终日饮酒浇愁,郁郁不乐,百官甚是担忧。

而此时,中柬大夫费仲却灵机一动,纣王如此沉迷女娲之美貌,便仿佛见到了绝好的晋升机会,于是进宫拜见纣王,见纣王举杯而迷醉,便开口问道:“大王今日沉迷于这杯中之物,不知心中可是有什么郁闷之事?”虽然是明知故问,但费仲还是觉得小心为上为好。

纣王晃了晃手中的玉樽,说道:“费仲,你说本王贵为天下之主,可为什么就不能拥有向女娲娘娘那般美貌的女子,看着三宫六院之中,又有哪个能及得上女娲娘娘之万一,爱卿,你可有什么好的策略,以解孤之相思之苦?”

费仲一听,顿时灵机一动,回禀道:“大王乃是万乘之尊,富有天下,德比三皇五帝,天下之所有,皆为大王之所有,有何所思,皆是唾手可得,大王可传旨四路诸侯,每一镇选美女百名以充王庭,何愁没有绝色美女相伴大王左右。”

纣王听后,大喜,第二日早朝,当众宣旨,奈何商容率群臣进谏,纣王只能作罢,事虽未成,但费仲却得到了纣王的赏识,费仲进言道:“大王因丞相之谏而放弃挑选天下美女,此乃大王之仁德,臣愿为大王暗地寻访美人以献于大王。”

纣王一听,大喜,当即下令让费仲办理此事,恰逢四大诸侯率众多小诸侯朝见于朝歌,此时太师闻仲不在朝中,听闻费仲深得纣王信任,故而纷纷送礼以交好于他,唯有冀州侯苏护,性如烈火,刚正不阿,没有送礼巴结于他。

费仲知道后,心中颇为恼怒,故而派人调查了一番,竟得知苏护有一女,名妲己,生有倾国倾城之貌,顿时欣喜,立时进宫将此事禀报于纣王,纣王听后,顿时喜出望外,于是便宣苏护前来朝见,想要让他将女儿送入宫中为妃。

奈何苏护乃是一个死性子,义正言辞地拒绝了纣王,纣王听后,大怒,欲将苏护正法,幸得商容和众臣求情,才免其一死,但也被纣王下令速归封国,不得久留与朝歌,苏护听后,在谢过商容等众臣之后,便拂袖离去。

回到驿站之中,众家将听闻之后,纷纷为苏护鸣不平,苏护越想越气,在离开朝歌之时,在城们口写下:君坏臣纲,有败五常,冀州苏护,永不朝商。题完诗后,便领着家将除了朝歌,直往自己的封地冀州而去,一路上马不停蹄。

而此事被费仲知晓之后,当即上报于纣王,言道:“大王,苏护不满大王之所求,在午门之上题下十六字反诗,臣抄录了一份,上呈大王,还请大王处置。”

纣王见到苏护所题之诗,顿时大怒:“贼子如此无礼,孤体谅上天有好生之德,才免了他的死罪,令他重返封国,他竟然敢写下‘永不朝商’的大逆不道之言,实在是罪不可赦,传旨殷破败、晁田、鲁雄等,统领大军,剿灭苏护。”

商朝大军进逼冀州,苏护赶忙列阵迎战,双方皆有能人异士,一时间倒也相战不下,苏护之女妲己见冀州百姓因为自己而遭受战火之灾,心中不忍,只能含泪与父亲苏护商量,让苏护将她献于纣王,以解冀州之危。

又得西伯侯姬昌来信,言明其中厉害,苏护为了冀州百姓,只能忍痛开城投降,向纣王献上女儿妲己,纣王闻之,大喜,当即命大军撤回,让苏护带着女儿前来朝歌,而商朝的动乱也将因此拉开了序幕。

投降之后的第二日,苏护点齐三千兵马和五百家将,整备毡车,好让妲己乘坐,妲己在母亲的陪同下梳妆打扮好,只是母女二人的泪水好似一直停不住,婉转悲啼,让人闻之都觉得有些伤心,但为了冀州百姓,再不舍也得舍得才行。

妲己上车之后,苏护便率领大军前行,临别之时,冀州百姓纷纷夹道相送,妲己见之,悲伤之情更显,手中紧紧地握着玉坠,这枚玉坠倒也奇特,好似只是一半,看着这块玉坠,妲己眼中流露出无比哀伤之情,好似在诀别一般。

当天傍晚,大军行至恩州,见天时已晚,苏护便下令入驻驿馆,暂住一晚,明日再启程,苏护将单机安置在驿馆内堂,并派侍卫驻扎四周以保完全,只因听驿丞此地有妖魅作祟,但天色已晚,却是不宜赶路,只能小心为上。

恩州城外,有一阴森之地,平日里也没有人敢靠近这里,此地名为轩辕坟,此时轩辕坟中,九尾妖狐与琵琶精望着灯火阑珊的恩州城,三妖也是起了心思,琵琶精说道:“姐姐,你说恩州城里来了什么人,竟然有如此大的场面。”

九尾妖狐听后,说道:“我也不知,不过看他们这个样子,应该是去朝歌朝见周王的,正好娘娘派我们去朝歌魅惑纣王,正好我可以混入他们之中。”女娲虽然替她们掩饰了妖气,但没有人身,她们也不敢贸然进入朝歌,要知道朝歌的能人异士可不少。

“好了,待我去那城中一探,若是有机会,我便借机进入朝歌,等一切妥当之后,我再来接你。”

说罢,九尾妖狐便化作一阵妖风飞出了轩辕坟,直接入了恩州城,见那城中驿馆甲兵守卫,便一下子潜了进去,见驿馆内堂被侍卫里里外外守卫得水泄不通,九尾妖狐便猜想此中必有什么重要任务,当即化作妖风潜了进去。

内堂之中,只见一女子乌云叠鬓,杏脸桃腮,浅淡春山,娇柔柳腰,真似海棠醉日,梨花带雨,丝毫不亚于九天仙女、月中嫦娥,这便是苏护之女,苏妲己,此时妲己手持玉坠,双眼垂泪,着实让人看着觉得心疼。

屋内突然一阵怪风吹过,四周的油灯尽数熄灭,原本侍候妲己的那名侍女也一下子晕了过去,妲己见此,顿时惊恐万分,只见九尾妖狐从纱帐之后走出,一脸魅笑地看着妲己,吓得妲己魂不附体,但偏偏叫不出声来,正是九尾妖狐施了法。

九尾妖狐正想靠近妲己,吞了她之魂魄,夺其肉身,突然间,一股庞大的压力降临在九尾妖狐他身上,让它根本动弹不得,九尾妖狐惊恐万分地说道:“大仙饶命,大仙饶命,小妖也只是奉命行事,才出此下策的,还请大仙饶小妖一命。”

只见屋内突然多出一血袍男子,看了一眼昏厥过去的苏妲己,随后便看向了这九尾妖狐,说道:“我知道你奉命行事,我也知道你奉谁的命,你要噬其魂,夺其身,取而代之,只是这苏妲己还有用处,自然不能予你,也罢,就让老祖我来助你一臂之力。”

只见那人伸手那么一点,已经晕厥过去的苏妲己眉心射出一道银光,径直没入了九尾妖狐眉心,随后那人不知从哪弄来一团血液,直接打入了九尾妖狐体内,只见九尾妖狐立时身形变化,最后变得与苏妲己一模一样,连气质都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九尾妖狐见此,连忙叩谢:“多谢大仙再造之恩,不知大仙还有何吩咐,小妖一定照办。”能知道她奉谁的命来办这件事,那眼前之人肯定来头不小,虽然有女娲的许诺,但若能搭上另一个靠山,那也是有益无害,九尾妖狐又岂会错过这么好的机会呢。

那人也没有理会九尾妖狐,一挥袖,便将昏厥的苏妲己卷走,人也消失得无影无踪,九尾妖狐见那人离去,才放下心来,但心中也有些遗憾,看那人助她变化人身的手段,其修为绝对不弱,可惜那人对她根本不屑一顾,她也只能暗自叹息了。

第二日,苏护再度率军护送‘苏妲己’前去朝歌,只是他却不知道,如今的苏妲己早已不是他的女儿,而是一只千年妖狐,可惜他肉眼凡胎,又岂能识得,而且别说是他这个亲爹,就是大罗神仙来了,只要九尾妖狐不暴露,他们也是无法看出端倪来的。

官道崖壁之上,苏妲己目送着父亲苏护率军离去,双目是泪眼婆娑,只是这离别的伤感之中还有着一丝解脱的欣喜,而这一切则要拜眼前这人所赐,苏妲己跪拜道:“多谢大仙救命之恩。”若非眼前之人出手相救,她早已命丧九尾妖狐之手了。

那道人淡淡地说道:“我救你,乃是因为你对我来说是一枚不错的棋子,希望你不要白费我一番功夫,我问你,你腰间所挂的玉坠可是西伯侯长子伯邑考所赠?你二人可是情愫已生,这玉坠想必就是伯邑考送你的定情之物吧?”

妲己一听,先是一愣,随后面露娇羞之色,姗姗答道:“大仙果然神通广大,此玉坠原是一对,正是西伯侯长子伯邑考赠与小女,若非大仙相救,小女恐怕再也没有与伯邑考再见之日。”如今九尾妖狐李代桃僵,替她进宫,那她便有机会去寻那伯邑考了。

那道人听着妲己的憧憬之语,笑着说道:“确实如此,我救你便是为了让你与那伯邑考团聚,只不过并不是现在,还需等上一些时日,正好我也传你一套修行功法,日后得道成仙,也可与那伯邑考长相厮守,不过你也要答应我一件事。”

妲己一听,心中的喜悦一下子便消散了,虽然她涉世未深,但也知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样的道理,眼前之人救她,又要传她修行之法,还要送她与伯邑考团聚,显然不会平白这么做的,妲己低声问道:“不知大仙要妲己如何做?”

那道人大笑道:“哈哈哈,苏妲己,你放心好了,老祖我还不屑来威胁你和伯邑考两个凡人,至于让你所做之事,日后你自会知晓。”

说罢,大袖一挥,平地生出一朵祥云,托着二人飞上空中,苏妲己最后看了一眼苏护大军方向,随后二人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只不过苏妲己没有看到这血袍道人眼中的一抹不屑。

一枚小小的棋子罢了,只需要单纯的利用就可以了,至于他答应苏妲己的诺言,谁知道?谁又能逼他冥河遵守约定。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