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帮子全本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当晚,黑甲军中锣鼓喧天,黑甲军士们为了庆祝这场来之不易的胜利,一个个开怀畅饮,不少人喝的酩酊大醉。

陈铭没有参加这场狂欢,他趁着大家都忙于庆祝无暇顾及别人的时候,悄悄回到了房间,也顾不上伤势未愈,迫不及待地开始修炼《乾坤定势经》。之前与灰衣老者一战,游走于生死边缘,那种生死不由己的感觉让他愤怒而无力。自己还太弱小,这场生死大战让他感到了一种强烈的急迫感。虽然他最终笑到了最后,但再也不想再尝试第二次这样的侥幸。

“君子居易以伺命,小人行险以侥幸。现在多留点汗吃点苦,不至于以后遇到强敌靠侥幸获胜。”陈铭定下心神,开始回忆《乾坤定势经》的修炼方法。

不同于《莽牛大力诀》的静修功夫,也不同于熊拳以拳法刺激身体,《乾坤定势经》三卷十二重,每一重都需要摆出一种奇特的姿势,配合特定的呼吸进行修炼。第一卷是筑基卷,共有四幅图,每一副图上画的姿势都极为怪异,一副比一副难,四幅图练完,单凭肉身便有二十三万斤巨力,即便是一般先天虚丹强者都不俱。但这部功法修炼难度也极大,陈铭脑子里回想那一幅幅图片中的人摆出的一个个怪异的姿势,便觉得头皮发麻。

“我如果还是个孩子,或者从小学一些柔韧度要求的武术到勉强可以摆出这些姿势,现在这老胳膊老腿,只有拼一拼了!”陈铭咬咬牙,撕去了一些妨碍行动的绷带,照着图画里的模样颤巍巍的摆出架势,关节像是一张用了十几年的老椅子在熊孩子的摧残下发出的声音一样吱嘎作响,疼得他直咧牙。

与此同时,诸葛元洪的书房中。诸葛元洪全神贯注地盯着手里蛟皮卷上记载的经文,冀鸿则安静地站在诸葛元洪身边。大约半个时辰之后,诸葛元洪将蛟皮卷合拢,闭目沉思了一会儿,缓缓摆出一个奇异的姿势,口鼻慢慢吐息。

冀鸿在一旁默默地站着,心中有点忐忑,这部功法到底对归元宗有多少裨益,他心中没底。

片刻之后,诸葛元洪恢复了姿势,睁开眼睛,道:“这部功法博大精深,仅仅这第一个动作,便将全身主要的肌肉都锻炼到了。只是可惜了。”

“宗主何出此言?”冀鸿在一旁好奇地问道。

诸葛元洪微微摇头,道:“我刚刚练成了第一重,发现修炼这部功法需要耗费大量精力,除非天赋异禀,否则只能在内劲和它之间选一种,否则必然精力不济。这部功法虽然前期刚猛精进,但一重难于一重。一旦内劲武者突破到先天,它的优势就变得不明显了。到了我的境界,哪怕有人将这部功法练到了头,也远不是我的对手。何况要想把这部功法全练完,难度恐怕也不亚于踏出那一步了。”

冀鸿闻言却笑道:“那是宗主你的境界,这部功法能让走到头的武者更进一步,对于我来说,它的价值甚至比一般天阶宝典还要珍贵。”

诸葛元洪闻言微微皱眉,问道:“师叔你是想……转修了?”

冀鸿笑道:“我年纪大了,若是能突破到先天,早就突破了。我今生先天无望,但靠着这部功法,地榜却还有机会闯一闯。”

诸葛元洪沉默了一会儿,叹了口气,道:“那我也不劝师叔了,只是这部功法还是不要让一般门人知道的好,毕竟是邪门歪道,怕扰乱了他们的心性,除非是谁走投无路了,才可以告诉他这部功法。”

冀鸿点头道:“我晓得,我若不是年纪大了,也不愿意转修。”

诸葛元洪将蛟皮卷放入一个匣子里,接着说道“师叔,那名黑甲军伍长,你觉得应该怎么奖赏他?”

冀鸿呻吟了一会儿,道:“去滕家庄的人已经回来了,此人五年前突然出现在大延山上,来历不明,据当地人说是个行商,因为遇到了强盗,他逃亡山中躲过一劫,但根据我们的调查,之前并无这样一个行商,他就像是突然出现在世上一般。除此之外,还有一点颇为可疑,他五年前出现在滕家庄的时候,手无缚鸡之力,如今却格杀了巳剑宗的李豹。”

诸葛元洪哑然失笑,揶揄道:“还是个练武奇才!”

冀鸿也笑着摇摇头道:“不错,他说他曾经在山中误食灵果,奇经八脉俱通,已经将《莽牛大力诀》练到了第六重。我本以为他是在搪塞,结果去滕家庄询问的弟子回来说,根据庄子里的一个天才证实,确有其事!”

诸葛元洪眼睛微微一亮,道:“一个天才?”

冀鸿笑道:“不错,那小子名叫滕青山,身上清白的很。五岁便自创枪法,九岁便能击杀狼王,如今年仅十四岁,已经在当地颇有威名了。我原先听那陈铭说有个自创枪法、奇经八脉俱通的天才,便擅作主张让打探情报的弟子将《莽牛大力诀》的前六层抄录了一份过去,谁知那小子不消片刻便练成了。”

诸葛元洪赞叹道:“《莽牛大力诀》刚猛非常,他一下子就能练成,便说明他不仅奇经八脉俱皆贯通,而且经脉十分坚韧!是个可造之材。师叔,你将《莽牛大力诀》送过去,实在是一步好棋。”

冀鸿哈哈大笑,道:“我也是怕漏了天才,这么个天赋异禀的小家伙若到时候去了青湖岛,宗门损失可就大了。那小子已经同意两年之后,自到黑甲军中报道。我自作主张了,泄露宗门秘籍,还望宗主责罚。”

诸葛元洪笑道:“我可不敢责罚师叔您这个功臣。《莽牛大力诀》前六层黑甲军士人人可学,也没什么泄露不泄露的。既然滕青山有意来黑甲军,那宗门这几年便给滕家庄一些方便吧。至于那个陈铭……虽然来历不明,但他毕竟立了大功。黑甲军赏罚分明,有功不能不赏,就将他晋升为百夫长,赐《莽牛大力诀》全本,另外再赏黄金千两。”

冀鸿点头道:“好,那我明天安排一下。宗主,我先告退了。”

正在苦练的陈铭怎么也不可能想到,仅仅两天时间,归元宗已经将他的底细摸得一清二楚,还顺道考察了一番滕青山。

第二天一早,校场鼓声响起,陈铭顶着两个黑眼圈,扶着墙,从房内走出,两条腿软绵绵,像是刚下锅的挂面。他心中郁闷,一个晚上的努力,不仅毫无长进,把自己弄得全身酸痛,还牵连到了伤口,简直痛不欲生。

“咦!陈兄弟,你昨晚怎么一声不响就把自己榨干了?”住在隔壁伍长王磊见状,响起惊异地看着他,滋滋称奇。

陈铭脸一黑,说不出话来……他总不能说自己在偷偷修炼《乾坤定势经》吧,目前还不知道宗门的态度,还是隐藏为好。

王磊呵呵笑道:“陈兄弟,你该娶个媳妇了。”说着拍了拍陈铭的肩膀,谁知,轻轻一拍,陈铭便啪叽一声,被他拍到在地……陈铭挣扎了几下想站起身来,可手刚一撑,关节便软了,又啪一声,脑袋拍在了地上。

“陈兄弟,陈兄弟?”王磊急了,赶紧将他从地上扶起。

陈铭黑着脸,道:“我重伤未愈,昨晚有染了风寒,你居然还偷袭我……”

王磊嘿嘿一笑,道:“我昨天看你精神饱满,谁知道你一个晚上就可以把自己榨干成这样,嘿嘿。”

“闭嘴!等我成了百夫长,有你好看的!”

“得了得了,等你当了百夫长,我把自己榨干成这样行不?快走,要集合了。”

今天是黑甲军得胜而来的第二天,军队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晨练,而是集中在一起论功行赏。

在校场中央的看台上,银发老者冀鸿精神抖擞,他看到黑甲军士们聚拢列队之后,爽朗地大笑道:“前几天黑甲军随我与关统领剿灭巳剑宗余孽,打出了威风!如今战事已经了结,宗门自然不会吝啬。”

他顿了顿,脸色突然严肃起来,道:“但在行赏之前,我们需先缅怀战死的兄弟。这场战事,我们牺牲了两名百夫长,十六名伍长,一百三十七名士卒。他们为宗门献身,宗门自然不会辜负他们。他们的直系后代若是年纪适合,宗门会将他们都收录门墙悉心教导,另外再每户补偿黄金五百两。”

校场一片寂静,没人说话,战死的黑甲军士,都是他们的战友,不少人与他们关系密切。出征之前,大家还有说有笑,如今却成了一具具冰冷的尸体。

“好了!”冀鸿道,“现在行赏。凡出征将士,均记功一次。杀死一名普通敌人记一次功,二流武者算做两次功,一流武者算三次。你们的功绩军中自有统计。我现在对这次战役中有特殊贡献的人,公开嘉奖。”

“伍长陈铭,击杀敌方长老一名,寻回本门宝物,贡献特别。拔擢为百夫长,赐黄金千两,《莽牛大力诀》后续功法。”

“我屮?”扶着陈铭的王磊大吃一惊,两手一拍大腿,哭笑不得地小声说道,“报应来的这么快的吗?陈哥,我刚才开玩笑的,陈哥……咦,陈哥人呢?”

来晚了,来晚了……

我发现好像有个投资活动,有一百人投资的话就可以获得一个小范围推广……

请大家给我投资一下。

另外大家如果对这本书有什么意见的话,可以在评论区了发个声。。。

感觉自己像是在玩单机

好绝望喔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