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帮子全本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你......你干什么?”齐淞用仅剩的力气将黄衣女子推开,于此同时看清了女子貌美的脸。

她长的很清丽,小脸瘦长白嫩,长睫明眸,鼻梁坚挺,下巴也是瓜子形的,看起来十分入眼。

又是一个绝世美女,且性格同周瑶儿、赵芷萱迥异,像是那种大方直接的女孩。可即便对方长的再美,再怎样不拘小节,也不该做出光天化日之下扒男人衣服的动作。

“你推我做什么,你中了毒,我帮你吸出来。”女子皱着眉,不解的质问齐淞。

齐淞连连拒绝:“我又脏又臭,怎么好意思让姑娘你帮我吸毒呢,你不要管我了,放我一个人在这,过一会应该就会好了。”

“那可不行,刚才那只玄兽,名唤毒吠,虽然玄力等级不高但是却剧毒无比。现在你胸口中了毒,离心脏的位置较近,再不吸出来一会肯定会毒发身亡的。”

竟然这么夸张!

齐淞面露担忧,关心女子道:“那你为我吸毒,就不怕自己会中毒吗。”

女子懒懒一笑:“放心吧,我酷爱医术再加上特殊的玄脉天赋,可以百毒不侵的。以前我父亲和兄长中毒,我也是这样帮他们的。”

不想死的齐淞,只能暂时抛却男女之嫌,让黄衣女子救他一命。

黄衣女子趴在了齐淞身上,用一对细嫩的小红唇在齐淞胸口上抿着。这种软软甜甜的感觉,令齐淞如痴如醉。

一股淡淡的花香从女子的发髻间传来,让齐淞不禁的想要闻的更多。

齐淞细致的看清了女子用来绑头发的头带,发现上面镶有数粒珍钻,显然这条头带比金蚕丝还要名贵。

“看来,她也是一个出身高贵的女孩。只不过却不像瑶儿那般喜欢高高在上的感觉。”

“好了!我已经把你治好了!”黄衣女孩欣然道,样子看起来很开心!随后从袖间掏出一只蝴蝶图案的手帕,轻轻的擦拭刚吸完毒的红唇。

齐淞也感自己无恙,手臂向上一撑“腾”的坐起。

“多谢姑娘救命之恩!”齐淞正言谢着,却意外的发现女孩正用一对闪亮的明眸盯着他看。

“哦......我见过你,你是我师兄他们说的废材!”女孩一语惊人,令齐淞面色惨白,他在心中凄叹道:“看来,我这废材的名声都已经传到千庭门了。”

女孩心肠不坏,就是习惯了直言快语,她看出了齐淞脸上的异样便连忙道歉道:“对不起呀,废材只是他们叫的,我刚才不小心,所以才......”

“没关系,我都已经习惯了,天生一副废材玄脉,注定要永远成为他人的笑柄。”齐淞悲然道,以往的种种侮辱回荡于肺腑,像要把他的内脏撕碎。

女孩用手轻轻的拍了拍齐淞的肩膀,像安慰小弟弟般的宽慰齐淞道:“不要那么伤感啦!要我看,玄力的强弱没那么重要,善良的心才是一个人最珍贵的财富。再遇到你之前,因为受我爹和其他师兄弟的影响,我一直以为万尊山都是些不好接触的人。而你,却颠覆了我的想法,我们明明是对手,你却舍命来救我,而且在我想要为你吸毒的时候,你不贪图自己活命反而担心我也中毒。在我看来,你比那些玄力强却道德败坏的人优点多多了。”

“真的吗?”齐淞遇到理解自己的人,心里得到了一些宽慰。

黄衣女子大声“嗯”了一声,再次肯定自己说的都是真心话。

女子的笑容,帮齐淞赶走了心里的阴霾,他也有意结交这样一个朋友:“你应该都知道我的名字了,可否告诉我你的名字?”

黄衣女子嘿嘿一笑,用一根小细手指指了指手绢上的蝴蝶:“我叫秦冉蝶。”

齐淞接过手帕,细致的一睹上面秀着的黄色蝴蝶,在黑色的背景下遨游,宛若一只夜蝶。“秦冉蝶,这个名字真好听!”齐淞忍不住赞道,秦冉蝶也笑着回了声谢谢。

不知道为何,与秦冉蝶在一起,总感觉周围的空气都充满着宜人的温度,看来快乐真的是可以传染的。

“齐淞,你怎么和千庭门的人在一起?”一声质问打破了惬意的氛围,周围的空气立刻变的冷肃起来。多么熟悉的呼唤,只不过是齐淞认为的最不友好的一次。

齐淞回过头,看见了愤怒的周瑶儿,不知作何解释。周瑶儿对秦冉蝶充满敌视,放下对齐淞的注意,专注起她面前的对手。

“你是来侦查我们训练状况的吗?千庭门的人还真够无耻!”周瑶儿怒骂道。

秦冉蝶是直性子,当下也不能忍了,只不过她不擅长发怒,毕竟生气气坏的只是自己。

“就你们那点三脚猫的功夫,还值得本小姐侦查?我来这只是为了采药。”秦冉蝶正然回道。

齐淞有意阻止这场争执,正好开口帮秦冉蝶解释,却被周瑶儿的一声:“闭嘴!”吼的不敢出声。

“好你个臭丫头,敢侮辱我们万尊山!让你尝尝寒琳剑的厉害!”周瑶儿大喝,便猛的抽出寒琳剑,周围的草木之上立刻被冻出层层冰霜。

秦冉蝶也是倔强性子,怎肯认服。只不过她在亮鞭子之前也好好的端倪了几眼这把神器。细心的秦冉蝶立刻想起,刚才再为齐淞吸毒的时候,在齐淞的胸口有一道和剑刃吻合的青痕。

“在我看来,你们万尊山除了齐淞哥哥,没有一个好人。如果我猜的没错,他身上的那道伤就是你打的。像你这么狠毒的人,我一定要好好教训你。”秦冉蝶说着也挥起了长鞭。

齐淞止不住周瑶儿,却有几分把握说服对自己友善的秦冉蝶不要战斗。可他还没开口,急性子的秦冉蝶却率先道了一句:“淞哥哥,看我帮你出头,也在她胸口辟一道疤来!”

接着,情势发展到齐淞无法控制的地步,他虽大喊着:“不要打了!”但也没有人肯听他的。

在他面前的两个女子,鞭子和长剑相互过招,又尽全力的冰气相撞,打的难分难舍不相上下。

在齐淞干着急之际,他的身后突然飘起了一阵兰花香气。另一个熟悉的女孩也赶到了。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