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平板电子书 > 其他 > 小家秀色 > 第二百零九章 探望

小家秀色 第二百零九章 探望

作者:裴二毛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19-01-03 11:14:27 来源:笔趣岛

牙侩带着四丫和吴三郎两人看了那三家的地后,见他们也还满意,就准备把这事情给三家都说了,然后明日里就到了衙差那里办了手续去。

四丫暂时不想让李大夫家知道是自己买了他家的地,所以四丫自是对牙侩叮嘱一番。

牙侩虽说觉得奇怪,倒是也没多问,只说到时候不说是谁买了就是了。

回去的路上,气氛有些沉重,虽说过来的时候两个人也是没说一句话,可是到底是不一样的。

四丫前世的时候也是经历过姥姥生病去世的,可是这个时候听了这样的事情,她依旧有着无法接受的感觉来。

前世的她记得看过这样一则报道,说是一个摄影家到非洲去采生拍照。当他到达一个村庄的时候,他发现这里的人经历了他难以想象的饥荒来。

一次上山采风,见着一个饿得只能靠爬着行走的儿童来,当他正准备过去拿出自己的食物时,却瞧见不远处的树枝上正停着一只老雕来!

这种老雕,他是知道的,血红的双眼,非洲好多的孩童都成了这种大雕的食物来。

电闪雷鸣之前,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可以拍一张这样的作品来,这样的作品肯定会让自己在摄影界一夜成名。

就是这样的贪念,让这摄影师失了人心性来,终于在那老雕叼起那孩子的一瞬间,被他捕捉到了。

果然,带着这一张照片回国后。他凭着这张照片拿了许多摄影界的重要奖项来。

可是让人意外的是,三个月后,这个摄影师自杀了,在他的房间里大家发现了一张信纸,上面记载了他是如何的拍摄到这样的作品来。

那张信纸上最后一句话是这样说的:“有的时候眼睁睁的看着苦难比亲身经历苦难更要让人无法接受!”

当年四丫看了这个故事后,甚是震撼,不仅是为了那摄影师的选择,更是为着那句关于苦难的话来。

可以想像。亲眼看着苦难的发生,而他却选择眼睁睁的看着,这样的经历这摄影师该是在多少个午夜时分从噩梦里哭着醒来。

四丫这个时候想到了这样的故事来,所以她虽然知道自己这样想对李行是那样的不公平,可是她还是庆幸生病的不是李辰,而是他的哥哥李行。

如果这生病的人是李辰,四丫肯定是接受不了就这样束手无策的看着他生病去世。

两人心思沉重的回到了吴家后,四丫就告辞回家去了,回去的路上。四丫脑海里一直有着庆幸和愧疚。

晚上,赵氏和大丫二丫回了家后,四丫就把今天的事情说给了她们听。

赵氏听了。先是也吓了一跳。然后眼圈开始红了起来:“李大夫那样好的人,怎么就遇到这种事情呢!”

李大夫对赵氏算得上是救命之恩,之前又多少次,都是李大夫深夜的过去给她瞧病的,且知道赵氏母女的不容易,从没要过一回诊金。

“四丫!我们明日去看看他们吧!”沉默了一会儿。赵氏说道。

四丫知道赵氏是想着自家日子过好了,想去报的李大夫昔日的恩情来。

既然知道了,肯定是得过去看看的,可是赵氏如今怀着身孕,实在不方便去见了病人。而且这李行的病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病来。

虽说这样想来有些冷情,可是小心些总是对的。孕妇的免疫力可是不比得常人的。

四丫想了想,然后对自家娘亲说道:“娘亲明日还是不要过去了,省得到时候见了他们心里难过,惹得他家人也跟着难过!我和三姐明日去看看!”

赵氏听了四丫的话,还有些犹豫,但是看着自己的大肚子,赵氏也就应下了。

“那你明日看看……看看李大夫家还缺什么!以前我们母女是没有,现在有些了,他们遇着难处,我们怎么也是得帮着的!”赵氏想了想,哽咽着说道。

“娘亲自是放心,这些事情我都是知道的!”四丫安慰自家娘亲说道。

赵氏听完四丫这话后,也没再说什么,而是起身进了屋子,拿出一个荷包来:“这个是十两银子!你替我交给李大夫,虽说帮不了大忙,也算是我的心意!”

李行的病看样子是没法治好了,只能听天命尽人事了,赵氏知道李大夫一家现在最缺的自然不是银钱,可是这个时候了,赵氏能拿出来的,只有这个了。

第二日一大早,四丫和三丫就吃了早饭,一块往前王村的李大夫家去了。

三丫四丫到了李大夫家门前的时候,发现他们家门前停着一辆马车来。

院子中央,有一个丫鬟模样的小丫头正在和李大夫说着什么,李大夫听完那丫鬟的话直直摇头,脸上一副坚决的神色来。

那小丫鬟可能也是被李大夫的样子气着了,生气的脸色一甩,气冲冲的出了院子上了马车,就离去了。

李大夫瞧着那马车离去,然后就抬脚准备回屋去了。

“李叔!”四丫三丫进了院子后,就喊道。

“是三丫,四丫啊!好久没见到你们了,可是你们娘亲有什么事情吗?”李大夫见是三丫四丫,以为赵氏又出事了,赶紧关心地问道。

四丫见李大夫这样子问,心下不禁更是心酸起来。

“不是呢!娘亲没事!我们就是过来看看……看看李行哥!”四丫尽量用平常的语气说道。

听四丫提起自家的大儿子,李大夫本就憔悴的面容更是有些抑制不住来。

强忍住心中的悲伤,李大夫想尽量的平静的说话,可是最后还是颤抖着对四丫三丫道:“你们也是知道了!罢了罢了!进来吧!”

三丫四丫瞧着李大夫的样子,心里更家难受起来,只沉默着跟着他进了屋子。

一进入屋子,一股热气夹杂着浓烈的药味扑面而来,四丫强忍住想咳嗽的冲动,跟着李大夫往李行的房间去了。

“他娘!三丫四丫来看行儿了!”李辰的娘亲正在给李行喂药,李大夫进去后就小声地对她说道。

李辰娘亲听见李大夫的话,转头见着三丫四丫站在门前,就擦了擦眼泪,勉强地挤出一丝笑容说道:“你们来了!你们娘亲可是……可是安好!”

三丫四丫明显感觉李辰娘亲话中的哽咽来,鼻子一酸,眼泪也差点就流了下来。

“娘亲她好着呢!只是肚子大了,不方便走动!”三丫酸着鼻子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什么都没身体要紧!”说完这句话,李辰娘亲再也忍不住了,小声地抽泣起来。

三丫四丫站在那里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才好。

“看你!这是做什么!当着孩子的面!”李大夫见李辰娘亲那样子,半是愧疚半是心疼地责备道。

李辰娘亲听了李大夫的话,慢慢的也就控制了情绪。

“这个是你们的李行哥!”控制了情绪后,李辰娘亲向三丫四丫介绍道。

“行儿他一直都在镇上上学,所以你们倒是没见过!”说完让了位置让三丫四丫过来瞧瞧。

说道自家的大儿子,李辰娘亲语气中自然满是怜爱来。

三丫四丫两人听了李辰娘亲的话,就往前走了一步!

可能是因着怕吹风的缘故,这房间的窗户都是用纸糊了起来,所以这房间显得有些阴暗起来。

直到走进了,四丫三丫才瞧见床上躺着一个和小叔王土文差不多大年纪的少年来。只见少年脸色苍白,嘴唇是一丝血色也没有,脸颊两边已经深陷下去,眼睛周围一大圈的青色,看着就是病重之人。

看到李行这个样子,三丫四丫心酸之余还有些害怕起来。

因着怕扰到病人,所以看了一眼之后,李大夫就带着她们两人出了屋子,只留了李辰娘亲在那里继续照顾李行。

到了厅里,三人坐在那里久久没能说话,李大夫自是无法和两个小丫头说清楚这事情,而三丫和四丫还沉浸在刚刚见到的李行的模样。

“爹,娘亲!我回来了!”过了一会儿,就听见李辰说话的声音来。

李大夫见自家小儿子回来了,就起身往院中走去了。

“爹!你看!我挖到了一根人参,这又够大哥吃上几天的了!”李辰一见到自家爹,就赶紧拿着刚刚从山上采了的人参说道。

李大夫瞧着自家小儿子手上,脸上的处处伤痕,心下不禁心酸起来。

“恩!这确实是极好的人参!”强忍着心痛,李大夫对自家小儿子说道。

李辰听自家爹也这样说,心里放下心来,欢怕自己是采了那劣质的人参来。

“李辰哥!”三丫四丫这时也出来叫道。

李辰见着是四丫三丫,眼睛里闪过惊讶来。不过也只是一闪而过,瞧着三丫四丫的神色,想来也是为了自家哥哥的事情来的。

“辰儿!你陪着三丫四丫坐一会儿!我先把这人参洗了炖上!”李大夫对自家小儿子说道。

“恩!爹把这人参都炖了吧!明日我再去寻就是了!”现在李行晕厥的频率越来越短了,所以需要更多的人参来维持,所以李辰才会这样说道。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