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平板电子书 > 其他 > 小家秀色 > 第三章 吃饭不饱 爷奶刁难

小家秀色 第三章 吃饭不饱 爷奶刁难

作者:裴二毛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19-01-03 11:14:27 来源:笔趣岛

初夏清晨的阳光温暖宜人,穿过云层,冲散山间薄薄的雾气。

王村在公鸡的打鸣声中又迎来了新的一天。早起干活的人们还能感觉到一点点的凉意。

王村周围的田地里,好多的麦子已经从深绿开始慢慢的变黄,村里的人看着这一天天的变化,每个人心里都攒着一股子劲,希望老天爷能给个笑脸,能让他们有个好的收成。

王老爷子,天没亮就早早起床了,他把烟袋点上就出门了,路上很多人和他打呼,他都笑着点点头。

来到自家的地里,王老爷子看着这一大片一大片的麦子,心里很是开心。村子里像自己这样有自己地的人很少,有也是亩把二亩的,大多是租的王地主家的。除了交了租子,税子,剩下的还不能混个饱肚子,农闲的时候还得出去找活干。自己家除了税子,还有结余。

王老爷子对这点很是自豪。可是随着这几年家里人口的增多,这些粮食也就勉强够开支,这老四要读书,翠谷要说亲事,哎!王老爷子想到这些,心里就乐不起来了!

王家院子里,王土旺的媳妇周氏正带着家里的两个闺女珠花,珠宝,做饭呢。珠花今年十四岁,去年和镇上开杂货店的二儿子定了下来,年底十一月处八成亲。

王土旺自成亲后周氏就托娘家在镇上给王土旺找了个二掌柜的差事,每个管吃住,九百大钱,因此周氏再家里的地位明显高了许多。

珠花下面还有个弟弟,叫耀祖,今年十一岁,在村里念私塾。周氏当初肯嫁过来,也是看王家老二念了几年的私塾,本以为能考个秀才,结果之后考了几年都没通过,后来也就死了这条心,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给了耀祖。

四丫一早在招娣的哭声中醒的,醒来时大丫三丫都不在,只有自己和两个妹妹还在睡着。四丫轻手轻脚的下了床,穿上鞋子,走到中间那屋。

屋门口,王土根正在修一条破了的板凳,看到四丫出来,笑呵呵道:“四丫,起了啊,去帮你娘亲照顾妹妹去。”四丫尴尬的伸了伸舌头,还是不习惯有爹娘的日子啊!

大丫和三丫天刚亮去割草去了,四丫帮娘亲替招娣换完尿布后,赵氏就去河边洗衣服了,这时两个妹妹也起床了,于是四丫就让两个妹妹看着招娣。

这时候,大丫二丫割草回来了,四丫过去帮着她们把猪圈里的两头猪给喂了,完了后又把剩下的草剁碎了,和米糠和着喂了鸡。

看大丫,四丫动作那么熟练,想来是做惯了的。看到四丫头上细密的汗珠,大丫就让四丫休息去,她和三丫做这些活就够了。四丫从小身子就不好,只要稍微着凉,严重的话就会昏厥,也找李大夫看了,大夫说主要是在娘胎时留下的体虚之症,没什么大碍,只要不发烧就没问题。所以平时大丫都注意不让四丫做太重的活。

那天赵氏生孩子,四丫被吓着了,所以就晕了过去,直到海草穿了过来,成为了现在的四丫。

四丫看着现在自己的这幅小身板,除了骨头真的是加起来也没几斤肉。看来自己得想办法调理调理了,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可不能一直这样了。四丫看大丫三丫那里也差不多了,想着差不多该吃早饭了吧。

四丫和大丫说了一声,就去找喊赵氏回来吃饭去了,出了院子门,四丫又仔细的观察了一下这个地方。远远看去,村子在早晨的阳光下静谧,安静,让人的心也静下来许多,或许是看惯了高楼,这乡村的美好让四丫想到了岁月静好这个词。

四丫不一会来到了村里的小河边,河边周围的芦苇长得正密,随着一阵阵微风而摆动,赵氏蹲在河边正在洗招娣的尿布,初夏的水还是凉意阵阵的,刚生完孩子的赵氏洗的很是吃力。四丫就算是没结过婚也知道刚生产完的孕妇是不能受凉吹风的,要不会留下病根。

四丫喊了一声娘亲,然后走过去拿起了一块小的尿布也洗了起来,赵氏看到四丫笑着让四丫别动手,说马上就洗完了,别又受凉了。

看着四丫还是继续洗着手里的尿布,赵氏也随她去了。不一会儿,两人就洗完了,赵氏端着木盆,四丫拿着槌洗衣物的木棍一块回家去了,赵氏的话不多,一路上也就问了问四丫有没有觉得不舒服啊什么的,其它时间都各自沉默的走着。

大丫刚扫完院子,看到赵氏和四丫走进院子,赶紧放下手里的扫帚接下赵氏手里的木盆。

看着赵氏依旧苍白的脸,大丫很心疼:“娘亲,下次你放着,等我和三丫回来再洗吧!您身子本来就不好。”

“没事,娘亲自己清楚!”虽然嘴上这样说,但心里还是很安慰的。在古代,无论怎么样,家里的男子都没有洗衣服的,男尊女卑的封建思想深固人心,所以这就是赵氏这样了,王土跟也没帮赵氏洗衣物的原因。

“哟,老三媳妇啊!这么快就下地了啊!那么多丫头怎么还要你自己干活啊!”

“孩子们都有事情做。”赵氏早已经习惯了大嫂胡氏不时的幸灾乐祸。

“哟,心疼了啊!那点活算什么啊,你看我家三个小子,整天的下地干活,那才叫累呢,不像你家不下地干活还那么多人吃饭!”胡氏站在自家门前阴阳怪气道。

赵氏很是生气,这个大嫂仗着自己生了三个儿子,在家里经常对挤兑自己和孩子,自从生下招娣后,更是看自己不顺眼,最近更是变本加厉。看着赵氏变了脸色,胡氏很是没趣:“算了,谁叫我们家土旺是长子呢,哎!不和你计较了!”说完,转身就进屋去了。

四丫看着这个奇葩很是无语,这个大伯母胡氏生性懒散,眼皮子浅,爱贪小便宜,平时最喜欢和村里的人说三道四的。

赵氏看着自家这几个丫头气红了的小脸,心里也不是滋味。都是自己拖累这几个孩子也遭了白眼。

“孩子他娘,别放在心上,大嫂就是那样的人,我们家干了多少的活爹娘心里都知道,没必要和她计较”。王土根在屋里也听到了自家大嫂的那些话,要说自己的这个大嫂,刚成亲那会做事勤快,对人温柔,自从生下三个儿子后,人就越发的过分。

赵氏没说什么,就带着大丫,四丫把刚洗的尿布给晾了。

周氏早饭做好了,带着珠花,宝花把饭菜给端上了桌子。赵氏带着孩子们到的时候,除了胡氏一家没到外,其他都到齐了。

“这老大家越来越不像话了,这是咋地,还要我这把老骨头等着她啊!”杨氏板着脸说道。

“爷奶,刚刚我看见大伯娘在梳头来着,还听见她喊耀光哥几个起床呢!”四丫天真的说道。“不等了,吃饭!”王老爷子脸色铁青的大声说道。刚说完,胡氏就带着一家过来了,虽然王老爷子和杨氏脸色很不好看,但是也都没说什么。毕竟自己的儿子孙子都在呢。

今天早上桌子上是一大盆野菜清汤,一小盆杂面窝头,一盘子水煮青菜,和一盘萝卜咸菜。

看着碗里能照出人影的青菜汤,和不晓得是什么做成的窝窝头,和那能看到盐粒的萝卜干,四丫觉得胃开始疼了。

首先,杨氏开始分发窝窝头,先是家里王老爷子和四个儿子四个孙子每人一个窝窝头,接着是剩下的杨氏和翠谷几个媳妇和孙女每人半个,分完后还剩半盆窝窝头。

四丫想着,这点哪够吃啊,不过昨天就吃了那么一点东西,肚子早就空了,吃饭的时候基本没人说话,据说这是王老爷子立下的规矩。

四丫把手里的半个窝窝头吃完后觉得肚子还是很饿,就对着杨氏到:“奶,再给我一个窝窝”。可能是太安静,又或许是什么原因,大家听到四丫的话都停了下来,坐在四丫旁边的三丫用脚踢了四丫一下,大丫也不停向四丫使眼色,赵氏看杨氏就要发火,赶紧把自己的那半个窝窝递过去“娘,不用了,我这个给四丫就行了”!

杨氏这才脸色好看了一点,刚准备继续吃饭的时候,又听到四丫道:“娘亲昨晚就没吃东西了,招娣没奶吃都哭呢,我再拿就好了,反正盆里还剩那么多”。

说完就站起来走到杨氏面前伸手准备拿窝窝:“大姐,你还要吗?我顺便给你拿一个。”大丫赶紧摇头。四丫看大丫摇头拿了一个就回桌继续吃饭了,她大口大口的吃着手里的窝窝头,一面说一面道“这就差不多够了”。

桌子上所有的人都看着四丫,有担忧的,有厌恶的,羡慕的,有幸灾乐祸的,也有好奇的,但是四丫还是专注的吃着自己的窝窝,说实话,这窝窝头并不好吃,四丫也知道大家都在看着她,但是为了自己的肚子,她强忍住自己想立刻撤离的情绪,继续吃着。

她其实也害怕,从大家的反应上她能看的出来,平时的吃食应该是有规定的,但是她还是想看看自己爷奶会怎么对自己,这样她才能看清自己在这个家真正的地位,看看这个家是不是还有待下去的必要。

“奶,我也还要一个”!这时和四丫差不多大的珠宝小声说道。哐当一声,杨氏把剩下的窝窝头连着盆一块摔到了地上“吃!吃!吃!!!除了吃还能干什么,我这把老骨头都啃了去吧!这些要债鬼!”“哇·····”珠宝吓得哭了起来,五丫六丫也吓得躲到了赵氏的身后。

这顿饭最终不换而散,而罪魁祸首的爹和娘亲也被王老爷子和杨氏留了下来。

屋里,王老爷子盘腿坐在炕上,沉默的抽着旱烟,杨氏端坐在那里眼神凌厉的看着站在面前的三儿子和媳妇。

“老三媳妇,这件事你怎么说:?杨氏沉默了一会说道。“娘,四丫不懂事,我回去说她,您老别生气。”

“六岁的小孩子没大人教,能懂这些?老三媳妇,我看你一直是老实的,没想到背地里这么多心眼!”接着杨氏厉声说道“你说说我们老王家对你咋样,一直也没生出个男孩,我们老王家还不是没休了你,该给你吃给你吃,也没短了你什么,你说你这样对得起良心吗?”

杨氏越说越激动,好像自己真的是一个受了媳妇气的婆婆。

赵氏听了杨氏的话,顿时手足无措起来,一下子跪了下来“娘,我没有!我没有!”王土根看赵氏哭着跪了下来,也跟着跪了下来“娘,孩子她娘真没有教孩子这些,四丫病刚好,可能是饿狠了,才那样的”。杨氏看赵氏跪下来给自己服软,心里气已经消了一半,结果自己儿子又护着自己的媳妇,一下子火气又上了起来

“你的意思是我故意诬赖你媳妇,还故意不给四丫吃饭的啦!”

“我不是这个意思!”王土根赶紧解释道。

“我这个命啊,你说我白养你了,我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居然帮着媳妇对付老娘啊!”

“你这狼心被狗吃的东西啊!”

“天呐,我这是造的什么孽啊!”杨氏看儿子这样,拍着大腿哭叫道。

王土根无奈的跪在那里,心里是又气又为难,一边是娘一边是自己的娘子,每次遇到这种事,只要他为赵氏说一句话,杨氏都会又哭又闹,然后说这些诅咒自己的话。

王土跟这个时候真不知道该怎么办,赵氏看到为难的相公,心里很不是滋味,赵氏知道王土根是一个孝子,从来没忤逆过爹娘,就是这几年杨氏越发的过分才替自己说了几句话,结果每次都会听到杨氏这番拿捏人的话。

要说杨氏的厉害之处就在这里,三个儿媳妇,她都不喜欢,老大家的是个缺心的,你说她什么,她左耳朵进有耳朵出,该干什么还干什么,每次训她就像一拳打在了棉花上,不痛不痒的。

老二家的周氏,不说不讲的,做事让人拿不到短,也可能是因为王土喜得差事是周氏娘家给找的,所以杨氏总觉得自己在她面前气短了些。

只有这老三家的,从进门以来,性格懦弱,什么事都听杨氏的,在杨氏面前大气也不敢出,杨氏对这个媳妇的这种表现很是满意,可是随着赵氏一个一个女孩的生下来,杨氏是越看她越不顺眼,渐渐的也就有气都撒在她身上了。人就是这样,越软弱就越容易被人欺负。

王老爷子看杨氏还在那边哭嚎,皱着眉头大声说道:“好了,别再哭了!”

杨氏听到王老爷子这样说,立刻停止了哭嚎,假模假样的用袖子擦了擦不存在的眼泪,然后苦着脸生气的转过头去,好像受到了多大的委屈。

王老爷子拿下烟筒在炕沿上磕了磕,然后清了清嗓门到“老三和老三家的啊,别跪着了,先起来”!

王土根听到王老爷子这样说,就扶着赵氏起来,杨氏看到了,又不满的哼哼了两声。

王老爷子回头瞪了杨氏一眼,转过头来继续说道“老三和老三家的,你娘说的话虽然不好听,但是那是你娘,人活着首先讲究的是一个孝字,上到皇帝老儿,下到流民犯人,到哪都是孝子为大,所以你们呢一定要给底下的小辈做个样子,今天四丫的事就算过去了,但是你们得记住这个教训。”

王土根听到自家爹的话连忙点头,心里也对自己对杨氏产生的一点点怨气自责。赵氏也低下了头。

杨氏看到两人的表现也高傲的把头扬了起来。

“老三呐,让你媳妇先回去,我和你娘有话和你说!”王老爷子说道。赵氏就回去了。王老爷子让王土根坐下说话。

王老爷子沉默了一会说道:“老三啊,你是怎么打算的,这次你媳妇又生的女娃,这事可是大事啊!人这一辈子啊,图的就是死了有个儿子给自己守孝摔盆子,你这可怎么办啊?”说完王老爷子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都是那个婆娘没用,休了得了?”杨氏小声嘀咕道。

“住嘴,让老三说”王老爷子厉声道。

杨氏缩了缩脖子,闭上了嘴巴。

“爹,您看,我这家里已经七个孩子了,孩子她娘这些年因为生孩子,把身体都造坏了,我考虑了,可能我们就是这个命吧!要不,算了?”王土根垂头低声道。

王老爷子沉默了一会道:“这个事好说不好听啊,你先回去吧!”

王土根心里也不是个滋味。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