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平板电子书 > 其他 > 小家秀色 > 第六百一十七章 不是滋味

小家秀色 第六百一十七章 不是滋味

作者:裴二毛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19-01-03 11:14:27 来源:笔趣岛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更多支持!第二日一大早,吴家三郎收拾了一番,就搭着一辆驴车往郊外去了。

十月的早晨,虽没有北风的呼啸,但也有些冰凉,露水打着仅存的树叶、草叶,又显出一切切都是湿漉漉的,让人一抹脸一拂头,都满是清水的味道。

吴家三郎的外衣已然有些潮湿,但他没在意,他只点着头儿,似睡非睡地做着一些属于他这个年龄才有的青梦。

车前面的驴儿不时地甩甩肩毛,似乎在对车夫的长鞭抗议,又似乎在让这个新的自然循环得到完美的结局,水滴飞舞入大地,大地滋长着自己喜爱的美食。

“到了!到了!”驴车刚一转弯,仿佛就进入了一个闹烘烘的世界,与之前大自然的寂寥形成鲜明的对比。

“哦!到了,谢谢你了!”吴家三郎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此时听到车夫的言语,忙睁开双眼,说起了客气话。

与车夫告别之后,吴家三郎便直奔县衙而去。这个地方,他之前虽然只来过一次,但现下一切的地点都没变。

吴家三郎一只脚踏进县衙,才记起来早晨的饭还没有吃,肚子已经开始咕咕叫了。便又折回到门口,买了三个烧饼拿在手里,边走边吃。

衙役领着吴家三郎进入县衙的后院,便离开了,只说:“王学士待会就过来。”

上午,县衙的后院有点冷清。想来上午没什么差事。就在吴家三郎默默打量着县衙后院的时候,王土文脚步急促地走了过来。

“三郎,出了什么事情?”见吴家三郎一大早就赶了过来,还以为出了什么事情,所以自是急急地问道。

“没事没事!就是得了空过来看看。”吴家三郎笑着安抚王土文的着急情绪说道。

见吴家三郎这样说,王土文不由得松了一口气。最近,临近年关。县里的事情比较多。所以弄得王土文有些草木皆兵的感觉。

“沈大人呢?”吴家三郎问王土文道。

正准备去给吴家三郎沏茶水的王土文见他这样问道,便又折了回来。

“沈大人一早就带着衙差出去办事了,这段时间衙里事情比较多。就我这个文书还得闲。能坐上这么一会。”他说完之后,不由得苦笑了一声。

沈岩的这个知县,按常理,应该安安稳稳地过上三年。然后再寻了机会,回到京城。谋了职位。谁都明白这三年其实就是个过度,不求有功只求安稳,但沈岩不是这么想的,在来的路上。他就对王土文说了自己的一腔抱负。

他说,这三年是他的机会,他一定要做出功绩。好让那些人看看。也为以后的仕途添砖铺路。

王土文却是没有沈岩那样的抱负,他从一开始就想着。寻了差事,能自己养活自己,然后参加下一届的会试,以求能谋得一介功名。

“你吃了早饭没?”作为沈岩的文书,王土文不想过多的谈论他,所以就转移了话题说道。

“吃了,吃了,这不还剩下一个烧饼呢!”吴家三郎见王土文神色一直紧张着,不由得拿出剩下的烧饼在王土文面前扬了扬说道。

“正好!我还没吃呢!你等着,我先去沏壶热茶,就着你的烧饼,就做了早饭吧!”说完这话,王土文就乐呵地出了屋门。

以前没觉得,如今离开了家乡,独自在外,再见到身为同乡的吴家三郎,王土文觉得无比地亲切,言语间也有了之前从未有过的亲近之意。

王土文的这种态度,让吴家三郎心里很是舒坦。这样的王土文可是比之前处处拘于礼数的王土文可亲多了。

待王土文吃了烧饼喝了茶水之后,两人就起身去了王土文工作的地方。

两人都是做文书工作的,自是就文书工作探讨了一番。

不一会儿,县衙前头就传来了击鼓的声音。接着就听到有衙差喊了王土文。

“三郎,你先坐着,前面有案子,我先过去一趟。”虽然县衙有师爷在,但是作为文书的王土文却是也要在堂记录案情的。

对于这点,吴家三郎自是知道,所以就让王土文放心,催促着他上堂去了。

王土文这一去,直到午饭的时候,才满脸疲惫地过了来。与王土文一同过来的还有沈岩。显然沈岩还没来得及换下官服,就匆忙过来见吴家三郎。

吴家三郎与沈岩算不上很熟,三人见了面,只简单地问候数句。

“你们等我一下,我去换下衣服,然后一块去醉仙楼吃饭。”沈岩也不是那爱说话的人,问候之后,撂下这么一句,就出了屋门。

——

几杯酒下肚之后,三人之间的话渐渐地多了起来。吴家三郎也把自己这次过来的原因说了出来。

王土文听吴家三郎说起家里,轻声地叹了口气。然后蒙头又喝了几杯酒。

听说白胖三就要回去,沈岩自是问询了一番。当听到听到吴家三郎说起,白胖三这次回去是给赵家送过节礼的时候,吴家三郎沉默了一下,然后说道:

“这样的话,你帮我和表弟说一声,让他也帮我带一份节礼送给赵家。”

听了沈岩的话,吴家三郎不由得吓了一跳,然后满眼惊讶地看向沈岩。

沈岩送给赵家过节礼,自是有他自己的缘由,但是这种缘由,沈岩自是不方便与吴家三郎明说。但是看着吴家三郎如此惊讶的模样,就想了想说道:

“到时候你就和表弟这样说,让他到了赵家之后,把东西直接交给四丫就行了,四丫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听了沈岩的话。吴家三郎这次不止是惊讶了,更是一脸莫名的疑惑。

“我……我就不捎东西回家了,到时候让白少爷帮我捎一些银钱回去就是了。”一直在旁边喝闷酒的王土文此时也开口说道。

王土文与家里的信一直都没断过,但是家里来的信除了抱怨就是抱怨,连起码的一声问候都没有,这让王土文的心冷透了。

吴家三郎也知道王家人的信太过分了,什么家里缺东少西的。什么这家那家的又求了什么事情。哪家哪家又得罪了他们……总归是每一回来信,都有一大堆的麻烦事情,想让王土文这个举人给解决一下。

所以吴家三郎明白王土文的心情。只见他抿了抿嘴,拍了一下王土文的肩膀,然后说了一声“好”。

气氛有些沉闷,接下来三人没再说话。只又喝了几杯酒之后,就叫了主食。吃完回去了。

三人喝得都有点多,所以回去之后,吴家三郎就扶着王土文回屋小睡了一会。

吴家三郎一直迷迷糊糊地睡不安稳,他脑子里一直回荡着沈岩的那句话:直接把东西交给四丫就行了。四丫她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这句话就像魔咒一般,搅得吴家三郎满心不得安稳!

等到王土文午睡起来之后,吴家三郎自是也跟着起了身!

“三郎!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还是再歇歇吧!”午睡起身的王土文一见到吴家三郎,不由得被他猩红的双眼以及灰败的脸色吓了一跳。他以为吴家三郎是中午喝多了才会这般,所以自是关心地对他说道。

吴家三郎脑壳子生疼,不过他也知道,自己就算躺在床上一下午,那也只会是胡思乱想,所以自是拒绝了!

“都是我不好!知道你酒量不行,还……!”王土文因为心里不痛快,所以难免多喝了几杯闷酒,这一喝倒是把桌上的事情给忘了,所以他以为是自己喝醉酒后灌的吴家三郎的酒,于是心里很是自责!

“我没什么事儿!”见王土文这样自责的模样,吴家三郎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他,总不能说自己是因为沈岩忽然要给四丫送礼,所以才辗转反侧,满心不安稳的吧!

“那你先坐坐!我去让厨房的厨娘给你做些醒酒汤来!”见吴家三郎这般说,王土文心里更加自责了,只见他说完这话之后,就出门去了!

吴家三郎看着王土文的背影,苦笑了一声,就坐在床上等着王土文!

衙门后院厨娘的手艺很是不错,不过吴家三郎不是酒醉而是心病,所以他象征性地喝了几口之后,就放下了碗!

下午的时候,衙门又有了几个小案件,所以王土文自是没时间陪着吴家三郎,而是去前衙办公去了!

正好吴家三郎心里比较乱,也再没有什么心情与王土文说话,于是就坐在那里,胡思乱想起来!

今日是回不去了,好在吴家三郎来之前也是告了假了,所以留在这里住上一日也无大碍!

再说了,沈岩下了衙后,就出门去准备给四丫送的节礼了,所以于情于理,吴家三郎都得留下住上一夜!

晚饭,吴家三郎与王土文是在衙门的后院吃的!

衙门里专门请了两个厨娘,两个仆妇,负责衙里的内务!

沈岩一直到了晚饭之后才匆匆地回了来,他的身后自是跟着送东西过来的伙计。

“时间太匆忙,我也只能简单地准备这点东西!”沈岩面色有些疲惫地说道。

王土文看着沈岩所说的“这点东西”,不由得咽了咽口水,而吴家三郎,脸上的神色更是复杂!(小说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 ”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未完待续)

ps:谢谢_月亮河_给我投4月第一张月票。

...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