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帮子全本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翟家年依言将外面的大门反锁,扣上倒栓,叫冉辉有钥匙也别想从外面正常打开。

回到房间,到了浴室,他就看到冉若已经跳了进去,正蹲在里面,连连倒吸冷气。

又烫,又疼。

衣服自然是早被彻底打湿,紧紧贴在瘦削的身体上,到了脖子处的头发也全被打湿,看上去乱糟糟的。

翟家年看着她有站起来的趋势,上前就一把摁住她头顶,将她往下压去。

“哎呀,好痛啊!”

“好烫,烫!”

“啊啊啊!”

“别……”

“把手拿开!”

“喂,你不要叫得这么奇怪好不好!”翟家年,用力敲了她一下。

冉若明净的大眼睛立刻浮上了一抹水雾,用手抱住了额头。

太委屈了。

翟家年见她适应了温度,变得老实下来,也就不再摁住她,而是站到一边,手托下巴,就这么看着她。

“你,你看个啥?”冉若被盯得心里发毛。

翟家年“唔”了一声,说道:“我发现一个特点。”

“你到底想说什么啊!”

“动漫和现实,真的是有区别的。”

“什么?动漫?”冉若一怔,“那不是孩子才应该看的东西吗?”

“你这话置宅男于何地?”

“……好吧,我只是没看出你哪点宅了。”冉若额冒三根黑线,说道,“你说的区别,又在哪儿呢?”

翟家年说道:“纵观我看的那些动漫里一番,就算是女孩,也都叫人浮想联翩。现实的话,恕我直言,你现在的样子,我的内心竟是毫无波动。”

“然后你还想笑是吗?我是多么希望能把你那张破嘴给缝上啊!”冉若十分恼火地说道,“我就真的一丁点魅力都没有?”

“咦?我本以为我这么说会让你放心一点,你居然会这么问我?难道你很期待我对你浮想联翩吗?”翟家年大惊失色,“这是不行的,我们是师徒!就算只相差三岁,那也是师徒。你绝对不可以对我有那方面想法的,尺度太大了。”

“……我选择死亡!”

根据古春秋事先叮嘱,冉若得先泡个半时,再由翟家年以内劲按摩刺激,加速她伤势的痊愈。

在这半时时间里,翟家年又和她一阵闲扯,使时间过得更快一点。

终于,时间到了。

翟家年搓着手掌,使其迅速加热,变得通红,然后冒烟。

“你还不服?”他一声低喝。

冉若身子一僵,全身皮肤本就红彤彤的,脸色却是浓度变得更深,好像快要渗出血似的。

她将眼睛一闭,低哼一声,说道:“你,你帮我脱!”

“还真是懒到突破天际啊!”翟家年抱怨了一句。

“……”冉若想哭。

不说治疗,单单帮自己服这件事,想必这世上一定会有许多变一态争着抢着愿意帮忙吧?

哼,人家这点自信还是有的。

翟家年这个家伙,却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实在是太可恶了!

翟家年不知她所想,若知,必会黑人问号:“拜托,你也知道你说的是许多变一态了,我又不是变一态!”

既不是变一态,不争着抢着,不是很正常吗?

由此可见,人言可畏。

被林康娜那样不懂事的屁孩诬陷变一态之后,世人对我竟有这么大的误解。

可悲,可叹。

翟家年一身正气,上前将手一探。

由于冉若坐在水缸里,用普通服的方法着实有些不方便。

一个操作上不心,就很可能牵动她的伤口。

这是要疗伤,而不是让她伤上加伤。

故而翟家年索性劲力勃发,如同切割刀一般,在热水分出一条细一缝的同时,冉若表层的衣服也一分为二。

翟家年一掌拍过去,一震,再一抓,一扯。

衣服布料便如纸糊一般,化作片片,浮了起来。

登时,里面的肌肤,部分缠绕的绷带,尽数显现在翟家年眼前。

这些绷带,缠得比较紧,可以从绷带边缘,看到皮肤被勒得微微变形的痕迹。

使人特别容易联想到“捆绑”之类的词汇。

联想力更丰富的,或许还能想到滴一蜡皮鞭什么的。

水一波一荡一漾,热气升腾,将画面渲染得犹如梦幻一般。

入夏的气温升高,即便过了半时,水也还是温热的。

翟家年用手指捏住绷带,手指背面触碰到她的皮肤,能清楚感受到比此时水温更高的温度。

冉若身子僵硬,头皮阵阵发麻,如同过电了一样。

她感觉到翟家年没有动弹,既紧张又困惑,忍不住心翼翼问道:“你怎么不继续了?”

“没有,我只是发现了一个问题,正在好奇而已。”

“什么问题?”

“你……居然没有穿内一衣!”翟家年一语道破天机。

嗤——

冉若感觉自己头顶冒烟,好像要被煮熟了。

她羞愤欲绝,猛地转身,指着翟家年大叫:“这关你屁事啊!没看到我身上缠了这么多绷带吗?这都完全可以充当内一衣了,比内一衣遮挡的部位还要更多好吗?你难道没有看过电视,那些古代的女人,为了扮作男装,也会像我这样裹着身体吗?这有必要大惊怪吗?”

“呃,你用古代女扮男装来打比方好像有点不太恰当,毕竟,你如果只是女扮男装的话,根本不需要这样裹着。”

“你要死啊!”

冉若直接捧起热水,朝翟家年身上泼去。

浴室狭窄,翟家年又正好处在一个夹角当中,加上他觉得没必要较真,也就没有全力躲闪。

被淋了一身,湿一答答的,使他面露不爽之色,说道:“我给你疗伤,你却想跟我打水仗,你这什么态度啊!”

“你疗伤的时候如果能闭上你的臭嘴,我也保证不是这个态度。”冉若气鼓鼓地说道。

“我付出这么大代价,连说话的权利都没有,你可真是太难伺候了。”翟家年也生气了,“不行,你要是不让我说话,我就不给你治了!”

“……是是是,都是我的错,我不该这么做,麻烦你继续好吗?”

上天啊,求求你让时间过得再快一点吧。

最好是一闭眼一睁眼,所有一切都结束了。

那就太好了。

然而上天并不会实现她的心愿。

时间依旧非常正常,所有的一切,都有条不紊地在继续。

翟家年以单手解内一衣背扣的手法,两指一个交错,内劲勃发,轻松绷断了一根绷带。

然后是下一根,再下一根。

嘣嘣嘣!

水位不断漫过他的手臂皮肤,一截截绷带也都漂浮起来。

直到翟家年整条胳膊都没入水中。

最后,他再次困惑,说了句:“你都没穿内一衣,为什么还会穿内一裤?”

“……”

冉若一个下沉,连脑袋都没入了水中。

咕噜咕噜咕噜。

一连串吐泡泡的声音响起。

她感觉自己已经被煮熟。

“给我起!”

站在冉若身后的翟家年将手从水里扯出来,伴随一块三角布料带着一片水花一起冲天而起。

下一刻,他的手掌,就擒拿住了她的双肩,好像拔萝卜一般,将她整个人都拉出水面。

一抹光一溜溜的人影飞入空中,在其惊呼声中,又落了下来,被翟家年托住腋窝,闪身就走。

已经扑了凉席的,冉若被翟家年迅速放上去,趴成一个大字。

下一刻,翟家年的手便快出数道幻影,对着她后背就是一顿狂拍。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翻身,再拍。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再翻身。

内劲混合药力侵入体内,完美地相互配合,一下子就化开了体内淤血。

翟家年一把握住她的脚踝,一路上推。

依旧是内劲勃发,一连串挤压。

所有的淤血就这么被排出体外。

而且在内劲细微又剧烈的震颤下,淤血并不会粘在他或者冉若的皮肤上。

好似落入莲叶上的水珠,纷纷退散到一边。

也使冉若的身体看上去一点都不脏,白里透红,好像刚从从桑拿室走出来似的。

下一刻,不用猜也知道。

老规矩。

翻身。

正面朝上。

冉若瞪圆了眼睛,就这么看着翟家年一对魔爪,再次握住了她的脚踝,一路往上挤压。

“哎呀,我的妈!”冉若内心狂叫。

正面,和背面,完全是不同的概念好吗?

具体哪里不同,简直羞于启齿,只能无言以对。

总之就是,不管翟家年会多辛苦会多艰难,都不能让冉若改变一个念头——

这下可真亏大了。

以为到了这一步就结束了吗?

太天真了!

哪有这么容易就将伤势彻底痊愈的?

接下来,才是细细处理的重要关头。

翟家年凝神静气,火力全开,在冉若身上受伤的重点部位细致按一揉,往没有受伤的部位推拿化开,内劲好像不要钱一般肆意渗入,本是百炼钢,一磕让人亡,却是化作绕指柔,反能拿来疗伤。

之前的“粗暴”迅猛,让冉若只是浑身一麻,便没别的什么身体上的感受。

也就心里觉得怪怪的。

这会子,翟家年的动作,重中带轻,快中带慢,这一作用到身上,登时就能清晰到极点地感受到他手掌的温度、纹路。

化学反应,登时就这么自然而然地产生了。

“啊,好奇怪的感觉啊——”

冉若瞳孔陡然放大,一下子就体验到了上次宁真知、关智茗所体验过的那种滋味。

翟家年面露疲惫之色,身上的汗水,也把控不住,快速地流淌出来,浑身萦绕在蒸汽当中,气息也犹如普通人长跑一般,变得粗重。

他身体的特别气味,也随着汗水顺着毛孔排出体外,跟着出来。

冉若一闻到这种气味,就随之起了连锁反应。

“呃……”

她喉咙滚动,一身香汗,亦随之排出,带着浓郁的荷尔蒙成份,迟钝的体质节节攀升,变得,人之本能的封印,咔嚓一下松动,渐渐的,渐渐的,被打开了。

冉若的意识开始变得混乱。

“夭寿了!”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