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帮子全本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来到殿外,花园里,姚靖身旁安静的坐着一条通体毛发雪白狗,其实若说狗,它的外形也极像狼。杨素娟等人从未见过如此凶神恶煞的狗,因此吓的有些腿软,现在她们可以想象,手一旦被这条狗咬住,后果将会多可怕。

“小喜子,可以了。”看了杨素娟等人一眼,姜珏臣冷声道。

于是当着大家伙的面,小喜子将锦盒凑到了神犬的鼻前,只是一小会儿,小喜子便合上了锦盒转身回到殿内。

“闪电,这四位小姐的身上可有七色海棠的味道。”等小喜子一离开,姚靖便蹲下身,指着杨素娟四人,问它道。

名唤闪电的狗儿似乎能听懂姚靖的话,它的目光顺着姚靖的手,看向杨素娟等人,原来温顺的目光顿时变凶残起来,并对着杨素娟她们四人狂叫,若不是姚靖紧紧的拉着拴它的铁链,这闪电只怕早已经扑到杨素娟她们的身上,乱抓乱咬了。

“皇祖母,肯定是她们四人中的某一人,现在必须让姚靖放开闪电,如此才能知道究竟是谁。”颜姜珏臣看了一眼被吓的面无人色的杨素娟她们,故意恐吓道。

姜珏臣的话才说完,姚靖故意松了松手中的铁链,并做出闪电使力太猛,他一时没拉住的样子。

“啊……太后饶命,我没有要谋害公主,是杨素娟逼我的。”蒋佩琪首先吓的双腿发软跪地,她一边狼狈的往太后身旁爬,一边尖叫求饶。

周玉兰和丁香彤本还在硬撑,听蒋佩琪招了,而且还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在了杨素娟的身上,两人当即也跪下求饶,而且口径与杨素娟是一致的。

这杨素娟仗着自己是永昌候嫡女,行事素来嚣张跋扈,这些太后是有所耳闻的,但毕竟是传闻,太后也从未放在心上,再加上这杨素娟在她面前,素来温婉谦和,她一度认为那些传言是一些不怀好意之人出于妒忌而故意散播的,眼下看着这情形,终究是她看错了人。

“小贱人,你们竟敢把责任往我身上推,当初可是你们在我耳边说五公主就知道狐媚人,说五公主不知女儿家的羞耻,整日里缠着姚少将军,现在事发了,你们就想把责任推到我身上,我告诉你们,你们想独善其身,没那么容易。”杨素娟本就被闪电惊吓住了,这会听到蒋佩琪她们污陷自己,她的那点冷静全被怒火淹没,因此不管不顾的揪住蒋佩琪的头发,便是一阵乱骂。

“够了!”随着太后一声厉喝,杨素娟的动作应声而止,也是这一刻,她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

“皇祖母,这下可难办了,她们都互相推卸责任呢!”一直在一旁看好戏的颜雪一幅为难的神情开口道。

“太后,微臣的闪电不但能识味,它也能识破谎言,不若让闪电试试。”一旁的姚靖拉着狂叫不止的闪电,好意的插了一句话。

“皇祖母,闪电确实有辩别谎言的神通,只是若真让它试,几位姐姐中只要有一人说谎,只怕这美丽的容颜要尽毁于狗嘴之下了。”颜雪知道她们四人现在极度惊恐,因此故意出言吓唬。

“蒋佩琪,我是妒忌五公主,当时你敢说你和周玉兰还有丁香彤没有挑拔我吗?还有七色海棠毒,是你们教我的,毒也是我们一起下的,我现在什么都招,即便是让那狗来辩识我有没有说谎,我也不怕了,你们敢吗?”杨素娟深知事情已经败落,即便她得不了好,那其余的三人也别想独善其身,因此她急切的附合颜雪道。

蒋佩琪闻言那里还敢说话,她跪在地上,垂首沉默不语。周玉兰和丁香彤见蒋佩琪不说话,两人也索性闭紧了嘴巴。

“蒋佩琪、周玉兰、丁香彤,即然你们选择沉默,那便证明你们是默认了自己下毒谋害五公主。你们真叫哀家失望。传哀家旨意,将杨素娟、蒋佩琪、周玉兰、丁香彤送去九思庵禁闭思过。”太后神情极其失望的开口道,但失望之中,是强行压制的盛怒,若不是兮儿命大,这会儿就算不死只怕也是体无完肤,堂堂姜国最尊贵的皇室公主,竟然被臣子之女联合谋害,她想想也觉得心寒。

待太后语音落,李嬷嬷忙吩咐一旁的宫女太监,将杨素娟等人押出了康寿宫。姜珏臣选妃一事,因为突然揭发谋害公主事件而被搁下,太后精疲力尽的回内寝休息去了,姜皇安慰了颜雪几句,便让姜珏臣送其回凤临殿,而他则与长孙皇后一同回了中宫。

凤临宫的正殿,姜珏臣遣退了所有的人,这才对颜雪道:“雪儿,今天的事情,多谢你,只是杨素娟她们的所做所为,你为何从没跟我说过。”

“皇兄,你是太子,心思理应放在朝堂政务上,至于这种小事,自有皇祖母和母后为我做主,我之所以没有说,是因为最近事多,今天会说出来不过是不想让如此手狠手辣之人入宫罢了。”颜雪看了一眼正殿大开的门,便微垂了眸,语气淡漠的开口道。

姜珏臣本想逼问她为什么要说谎,她这样做明明是在帮他,可看了眼蔽开的大门,到嘴边的话硬是咽了回去。蔽了好一会儿的气,姜珏臣便起身道:“我还有事与姚靖商量,就不在你这里耽搁了。”他说完,便大步往殿外而去。

看着姜珏臣远去的高大背影,颜雪只觉心被一只巨掌捏住,那只巨掌不断的收紧,她的心也随之越来越痛,甚至轻轻吸一口气,都会痛的无以复加。

随便吃了些晚膳,颜雪便让吉祥准备了热水,沐浴后她独自坐在床塌上,垂眸发呆。

不知道坐了多久,或许是真的累了,颜雪不知不觉中就睡着了,睡梦中她感觉有人抱起了她,轻柔的吻落在唇上,虽然是梦,可这种感觉好真实。

突然她感觉肩膀上微微一痛,人也吓了醒了,这不醒还好,一醒差点没吓的她尖叫,原来刚才的一切不是梦,她正被人轻薄,轻薄她的人,便是那个令她心痛,让她想爱不能爱的名义兄长。

发现自己坐在他结实的大腿上,里衣领口大开,露出细滑白嫩的肩膀,而他的唇正在她的肩头上啃吮,这种行为令她当即羞红了脸,她一掌推开他的头,慌乱拉上里衣的同时,气急败坏的压低声音道:“你在干什么,我是你妹妹,你怎么可以对我这样。”

颜雪话音落,趁着姜珏臣失神的空档,蹭的起身躲开,然后拿起一旁衣架子上的披风披上。

看着她唯恐避之不及的样子,姜珏臣原本染了些**的眸子瞬间清明,他站起身,几大步来到她的身旁,再次将她箍进怀中道:“雪儿,我不要你做我的妹妹,我要你做我的女人,做我唯一的女人。”

如此惊心的话,颜雪没想到会是从他的嘴里说出来,一时间她心绪全被忧乱了,她不知道他是如何生出这种疯狂的想法,毕竟她不是真正的姜霓兮是没有人知道的。

“你、你放开我,我已是有婚约在身,即便我们是兄妹,深更半夜共处一室,也是不合宜的。”许久,颜雪才找到自己的声音,无论如何她与他都不可能有结果,于他这种感情是不伦之恋,而于她却变成了替身,姜霓兮的替身,她真的不明白,姜珏臣怎么会对同父同母的妹妹产生这种不为人接受的感情?

“我不放,雪儿,你看着我,你看着我的眼睛,你明明也是喜欢我的,你为何要逃避?你知不知道,我都快被你拆磨疯了!”姜珏臣单手搂紧她的纤腰,另一只大手则是捏住她小巧的下颌,迫使她抬头与他对视。

他的眼睛像无底的深渊,令她沉迷其中,无法自拔,无法思考,直到他的唇覆上来,她才猛然惊醒,急急的偏开头去,纤纤素手,则是无力的抵在他的胸前。

“我求你……不要这样,我……我不想被人戳着脊梁骨骂,我更不想做姜国的罪人,求你放开我。”

听着她几近哀求的声音,姜珏臣心一软,紧箍她纤腰的胳膊不自觉的松动,然后很不舍的放开她,看着她如此怜弱的样子,他根本狠不下心肠要她,将她彻底变成他的。

“雪儿,起来,地上凉,你又没穿鞋,受了寒气可不好。”轻叹了一口气,姜珏臣扶起她,然后不顾她的反抗,将她打横抱起,放在了床榻上,然后他静静的立在床边提醒她道。

“你快走,如果让人发现,真的会出大事的。”颜雪不敢看她,只是压低声音促催他快些离去。

“我……”

“公主,这么晚了您还没歇息吗?是不是肚子饿了,需要奴婢去小厨房给您准宵夜?”

就在姜珏臣开口时,门外响起吉祥的声音,听那语气像是透着几分疑惑。颜雪当即一惊,不知道该如何应答,她只是双眸惊恐的盯着姜珏臣。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