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帮子全本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快传。”姜珏臣没问原由,便让小喜子请姚靖入凉亭。

片刻后,便见姚靖身着暗紫锦服,神色凝重的进入凉亭行礼道:“微臣参见皇上、皇后娘娘。”

“姚爱卿免礼,不知你急见朕,有何要事。”姜珏臣因姚靖的神色,心头闪过一抹不安。

“请皇上移驾御书房,再容臣细禀。”姚靖的眸子自周围的一众宫女、太监身上扫过,面有难色的开口。

姜珏臣心猛然下沉,然后侧首看向颜雪道:“皇后,你且安心的陪古表妹下棋,朕先回御书房议事。”

颜雪自然明白姜珏臣话中的意思,他这是要她安心,因此她忙道:“国家大事重要,皇上快去吧!”

目送他们远去,颜雪不经意侧首,发现古婉婷正盯着前方某一处失神,她顺着古婉婷的视线望去,发现古婉婷的目光便是停留在姜珏臣和姚靖消失的方向。

“皇后娘娘,棋盘拿来了。”水柔跟了颜雪多年,心思很是细腻,她发现了古婉婷的异样后,便将棋盘摆在了桌上,并且出言打破了沉默。

古婉婷因水柔的话而回神,见众人并未发现她的失态,她这才放心的重新坐下。

颜雪不动声色的笑了笑,见水灵久去不归,她便对水柔道:“让水灵去准备茶点,她却是一去不回,水柔你去找找,别是出了什么事。”

水柔忙行了一礼,退出了凉亭。

待水柔一离开,颜雪便对古婉婷道:“妹妹先请吧!”

古婉婷也没推辞,执起黑子在棋盘中落下,随后颜雪便落下一白子。

只是这盘棋并未下多久,颜雪便获胜了,而古婉亭显然有些心不在焉。

颜雪看着棋盘,轻声笑道:“婉婷,你的棋艺向来出众,刚才那盘可是有失你的水准。”

被颜雪这样一说,古婉婷面上内过一抹窘色,她不自然的笑了笑,然后小心翼翼的开口道:“雪姐姐,刚才来找皇上的公子,可是少年战神将军姚靖?”

她的问话,令颜雪唇边逸出一抹柔笑,心道自己的猜测没错的同时,她故意漫不经心的开口道:“刚才的那位确实是姚靖,妹妹是否认识姚将军。”

心中的猜测得到证实,古婉婷的脸上流露出惊喜来,同时她语气略显羞涩道:“姐姐说笑了,我一深闺女子,那里认识姚将军如神般的男子,不过是听闻了他的许多事迹。”

古婉婷的神色和语气,令颜雪明白她的心思。只是姚靖是否会钟情古婉婷,颜雪却是一点把握都没有。

若是他们彼此钟情,倒是美事一桩,若姚靖己有喜欢的女子,或者他不喜欢像古婉婷这种娇滴滴的千金小姐,这事可就难办了。

颜雪迅速的在心内做了一番总结后,便不动声色的开口道:“姚将军少年成名,却是不骄不躁,如此品性其一是他自我约束,其二是姚老将军教子有方。”

古婉婷见颜雪并未发现她的心思,心中即喜又忧,喜的是不会因为颜雪看穿她的心思,而令她难为情。忧的是颜雪不知道她的心思,又如何能帮她,这种矛盾的心情,令她很是难受。

古婉婷正心内纠结时,水柔和水灵便一前一后进入凉亭,见此,古婉婷忙收敛了心思道:“雪姐姐,我们再下一盘,这次我一定不会再输。”

颜雪爽快的应了,两人这棋一下便至傍晚才散。颜雪让水柔送古婉婷回康寿宫,而颜雪则由水灵陪同着回雪仪殿了。

她们主仆刚回雪仪殿,姜珏臣紧跟着来到雪仪殿。他神色上,己无先时在凉亭时的凝重。

“准备晚膳吧!朕饿了。”姜珏臣揽住颜雪,对水灵吩咐道。

水灵忙应承着去了,很快晚膳摆上桌,用罢晚膳,姜珏臣揽着颜雪回了内寝。美人榻上,姜珏臣坐定后,长臂一揽,颜雪便坐在了他的大腿上。

虽然做夫妻两年多,颜雪还是不习惯如此亲昵的姿式。

姜珏臣大手抚上颜雪高高隆起的肚子上,双眸变的无限柔情道:“雪儿,你的肚子好象又大了些,再过四个月,咱们的孩子便要出生了,真希望你能为我生一个小雪儿。”

颜雪闻言,小嘴一嘟,她娇声道:“如果是儿子,你是不是就不喜欢。”

姜珏臣闻言,双眸里溢出的情意赿发的浓,他在她粉嘟嘟的小嘴上偷了个香,然后坏笑道:“只要是你生的孩子,我都喜欢。如果这次生的真是儿子,那也没关系,咱们还年青,只要继续努力,总会生出小雪儿来的。”

听了他的话,颜雪的小脸不自觉的羞的通红,她的小拳头软软的捶在他结实的胸上,并嗔怪道:“你这坏人,把我当什么了,生孩子的工具吗?我才不要。”

捏住颜雪柔若无骨的小手,姜珏臣哑声道:“你不是生孩子的工具,你是我心爱的女人,我只想尽情爱你、疼你。”

听了他这么肉麻的情话,颜雪的小脸赿烧赿红,为了缓解自己的尴尬,她忙转移话题道:“珏哥哥,小龙找你是为了什么事。”

颜雪的问话令姜珏臣双眸变的清明起来,他轻轻的握住颜雪的小手,然后轻声道:“沅国那边有新的消息传回,鲜于战赫己经知道姚靖也是穿赿而来的人,不过他知道这些,对姚靖也不会有任何的影响。”

颜雪闻言,神色回并未露出惊讶,端午节那天穿赿而来的人,迟早会看穿姚靖的身份,不过他怕她担心,所以说话仍有保留。

“珏哥哥,你不用瞒我,鲜于战赫应该是说动了那个人为他所用。”叹了口气,颜雪轻声道。

她的话令姜珏臣面上一惊,他无奈的摇头道:“真是什么事也瞒不过你,那个人经不住鲜于战赫许诺的富贵诱惑,己经答应鲜于战赫制造人为的疫情。”

颜雪闻言,面色一沉,她轻声道:“即然如此,那个人留不得。”

“我也是这样认为,所以己经和姚靖商议好了对策,这事有姚靖出马,必能成功,所以你也别担心了。”姜珏臣安抚的开口道。

颜雪轻轻应了一声,便不再说话。

几日之后,古婉婷的接风宴在欢罄殿举行,受邀的夫人、小姐全是品性较为实诚之人,而受邀的世家公子,也全是朝堂上新冒头的青年才俊。

其实姚靖也在受邀之例,可因要执行任务,两天前便己离京。

姚靖离京的事情没人知道,所以宴会当天,很多世家千金暗自企盼着姚靖的出现。古婉婷也不例外,因为她满心念的都是姚靖,因此对其他的世家公子,并不上心。

宴会进行到一半,古婉婷才从颜雪的口中得知姚靖离京的事,为此她不免露出失落之色来。

“听皇上说,此次军务特别的急,姚将军深受皇上信任,由他前往处理,皇上终究更为放心。”看着古婉婷失落的侧脸,颜雪故意道。

听了颜雪的话,古婉婷回过神来,她敛去脸上的失落,轻笑道:“姚将军是要干大事的人,本就应该以国事为重。”

听她如此说,颜雪的脸上便露出一抹满意之色,姚靖需要的就是这种能体谅他的夫人。

因古婉婷本就美名在外,因此很快便融入到了京都的千金圈里。

宴会结束后,她经常会收到各雅会的邀帖,古婉婷虽然每次都会参加,却是从不久留。

大约又是一个月过去,姜珏臣接到沅国那边的秘报,那个被鲜于战赫奉为神师的男子,因失火之灾,丢去了半条命,虽经鲜于战赫拼力抢救而活了下来,却因大火绕坏了双眼,声带也受损己彻底失音。同时那人的笔记本电脑及有关病菌研制的资料也都不翼而飞。

得知这一好消息,姜珏臣立刻告诉了颜雪,颜雪得知这一消息,提着的心终于安放。

得知姚靖三日后便能到达京都,颜雪便将古婉婷钟情姚靖的事情,告之姜珏臣,让姜珏臣从侧面打听一下姚靖是否有钟情的女子等事。

京都两年前在城南便开了一家慈幼局,这一个月里,古婉婷每日都会出宫,她会先去糕点铺买许多的糕点,然后再去慈幼局。

这日午后,古婉婷如时来到慈幼局,因她与孩子们早己熟识,所以她的到来,会令孩子们异常高兴。

姚靖因自己是孤儿,自慈幼局开办以来,他也是时时关注着慈幼局。这不刚回将军府,他便让管家准备好吃的、用的,驾着马车往慈幼局而去。

慈幼局外,当姚靖的目光停在前方那辆华丽的马车上时,他的眸中闪纣一抹疑色。

“少爷,怎么了?”一旁的管家早己拎起食盒和包裹,见姚靖盯着另一辆马车失神,他便纳闷的问道。

姚靖回神,不以为意的笑道:“没事,我们进去吧!”

进了慈幼局,远远的,姚靖便听见朗朗的读书声。

他顺着声音寻到一间课堂外,透过开启的窗户,看见课堂内,孩子们并排而坐,每个桌几上放着课本及笔砚墨纸,一名年约十五的美丽少女,正笑盈盈的带着孩子们诵读诗经。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