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平板电子书 > 玄幻 > 将武生:武家庶女别太毒 > 84.施术(解锁灵族共灵同念之术)

武玄月被季无常引着到了白华的住所——

刚一进门,触目惊心的一幕落入武玄月的眼中——武玄月霎时之间,心颤胆痛不止。

只看,曹云飞被人五花大绑在一根十字木桩之上,浑身上下重要气门穴位插满银针,此状慑人。

曹云飞目光呆滞,眼睑下垂,毫无生气,身体上方时不时飘忽不定幽冥的黑紫色邪气……

看到这里,武玄月一手掩唇,惊慌失色,转而痛心疾首,再也不忍下看一眼——

虽然自己已经做好了看到曹云飞现在何其惨状的心理准备,但是当真的这一幕在自己眼前出现之时,如此强烈的视觉冲击力,自己内心果真受不了。

季无常一手摇扇,只看了一眼曹云飞此时的惨状,心中更是苍凉不尽,不时哀哀叹了一大口气。

自打曹云飞中了蛊之后,季无常的脸上再也没有出现过任何笑容,整日愁云惨淡,唉声叹气。

曹云飞可是西疆最后的指望——他是曹家最后的血脉,若是连他也不成了,那西疆没落攻陷之日即将来临,武邪之人攻击入侵,哀嚎遍野,生灵涂炭,勒尔曼最后一片绿地也要沦为沙化之地,永远地埋藏于黑暗的地下……

一想到这里,让季无常怎么笑得出来?现在只怕是连哭都没了力气!

白华见有客来访,这方腾出手来,赶忙上前恭拳行礼。

“单协领好,季先生好——”

季无常又是一副长吁短叹道:“堂主今日如何?”

白华低头叹息,摇了摇头。

季无常走上前去,与曹云飞仅有咫尺的距离,小声唤道:“堂主……堂主……我是老季!你能听到我说话吗?”

曹云飞面无表情,目光呆滞,一点反应都没有。

看到这里,季无常烦躁了摇了摇扇子,走到桌前,一手捶桌,怒坐而下,恨不成声。

武玄月再也忍不住,急火上头,满脸焦躁地拽着白华追问不止:“奎星君,白华医师!你可是西疆第一圣手,曹云飞不过是中了蛊,对你来说不是小菜一碟儿的事情吗?当初!当初!你不就是这样轻而易举救了秦勇他们三人吗?”

白华一脸丧色,满面失望张口解释道:“单协领,此中蛊非彼中蛊——若是像秦勇那般潜与体表之上的中蛊之术,我还尚有一丝办法,偏偏曹堂主中的是蛊术之中最为阴险的蛊念之术,蛊念是一种念力,既没有媒介也没有实体,一旦中招,迅速蔓延至体内的气血和念力之中,无药可救!”

听到这里,武玄月拽着白华的手,顿时停滞无力,满眼的惊愕失望之色。

稍稍收了神的武玄月,闭上双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转身而视,沉声而言:“你们俩说吧,到底我该如何去做!”

季无常微微抬眼,给白华使了一个眼神,白华颔首示意,这方双手奉拳,毕恭毕敬道——

“能够救治曹堂主的办法,天下唯有‘共灵同念’之术,此术乃是灵族善用之术,而现在西疆之域中,唯有单协领体内有一股子淳厚的灵气所在,所以……”

听到这里,武玄月满脸疑惑,将目光投向道季无常这方道:“不是!季先生也算是仙门术士高手,为何他就不行?”

季无常缓缓站起来,一手摇扇一本正经道:“单协领忘记了吗?我说过我是后天修灵之人,体内的灵气只够平日御扇行武之道,和你体内这淳厚的灵气相比,季某自愧不如……”

武玄月低头凝眉沉思,毫无底气道——

“我知道灵族的‘共灵同念’之术,可是以我现在对灵气的了解,根本无法娴熟操控我体内的灵气,你让我现在出手相助,只怕是有些差强人意为人所难,若不然我们请专业一点的灵族人事,出手相助如何?”

武玄月实在不想因为自己半吊子的灵气水准,再次害了曹云飞,若是如此,自己宁愿让更有实力的人来救治曹云飞。

却不想此话一出,季无常和白华异口同声道:“不可!”

听到这里,武玄月怔然,这两个人到底想怎样?为何在等关键的时刻,变得如此骄矜呢?

白华上前恭拳行礼道:“单协领不知,曹堂主现在中蛊尚浅,救治时间也是非常关键,这车马一来一回请人,误了最佳救治时间,即便是华佗在世,也在无回天之力!”

季无常这方也上前行礼道:“单协领不知,现在武道大乱,人心不古,我们现在西疆这方一片混乱,相信南湘那边的境遇不比好到哪里去!若是在请人的路上,出了什么纰漏,曹堂主身陷绝境的事情败露,只怕会加速西疆灭亡,此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听到此,武玄月醒悟,这方抿了抿嘴,思索片刻道:“可是,我那半吊子水准的灵气,若是在施术之中出现了什么纰漏,不但不会救治曹云飞,到时候连同我也一同会走火入魔,你们觉得我们二人同时邪化,西疆的安危就有保证了吗?”

听到此,白华和季无常眼睛微颤,瞬时黯然无光,竟然毫无反击之力。

没错,“共灵同念”之术虽然威力无穷、药理狠烈,但是此术失败之后的反噬作用力更是惊人——连同着施术者会一同拉向深渊,沦为武邪之人

“共灵同念”之术的作用力,在与灵气武学高手将自己的混有意念的灵气注入到“蛊念”受害者体内,通过感同身受对方的执念,化解净化对方体内的邪念,而此术对灵气者要求极高,若不是高品级的灵气使用武者,是绝然不敢枉用此术的。

“共灵同念”之术失败的效力,便是连同施术灵气者,和受害者一同被邪念所吞噬,走火入魔,成为一个无人类意识的武邪之人。

白华想了片刻,讪讪然张口道:“单协领,我和季先生商议已久,也考虑到你的不擅长使用灵气的问题,所以我们是这样想的,集你、我、季先生合力,一同实施此术,也不是毫无胜算……”

武玄月凝眉疑惑,这种大胆的想法,自己想都不敢想,到底白华想说什么?

“你什么意思?”

白华依然埋头行礼,小心翼翼道:“您看你有灵气,却不会使用灵气,我可以通过医术的手段将你的灵气的抽离出来,而季先生则是知道灵气的使用方法,咱们三个人合力协作,没准……”

听到这里,武玄月眼中霎时发出一阵闪光,看到了希望一般,刚才那半死不活的心又再次跳动了起来,这方一个激动,张口问道:“白先生,此术可行?你有几成把握?”

白华迟疑了片刻,小声道:“嗯……这个是我的一个设想,前人无人尝试,我也只有三成的把握……”

武玄月更显得激动,这方一手拍桌,异常亢奋道:“三成吗?三成足够了!当初我打段八郎的鬼气,仅有两成把握,却也成功了!三成!呵呵呵!生生多出来一成,还愣着干嘛?赶紧实施吧!”

这次到换成季无常和白华惊愕,万万没有想到武玄月竟是一个极端的乐观派和行动派,只要她决定的事情,便是要放手一搏!

看到这里,季无常霍然站起身来,一脸疑虑质问道:“单协领真的做好准备吗?此事不能儿戏,你也知道‘共灵同念’之术反噬作用力,难道你不怕吗?”

武玄月脸上挂起来一丝嗤笑,好声没好气道:“季先生事到如今还说这个干嘛?要知道刚才是谁在我面前痛心疾首,苦苦哀求我救曹云飞一命的?现在最不该打退堂鼓便是季先生你啊!”

季无常怔然,而后一脸苦笑不止,摇扇摇头道:“哎~你说说我怎么会变得如此优柔寡断呢?”

武玄月左右一手拉过身旁两个男子的手,一脸兴奋,鼓动人心道:“既然如此,事不宜迟!决定好的事情,就执行下去,就来一场痛痛快快地决战!我相信人定胜天,人在做天在看,老天不会这么瞎!”

白华和季无常惊愕地相视一眼,脸上竟然露出同样欣慰而后无奈的笑意来。

武玄月按照白华的要求盘坐在行医榻之上,并按照季无常之前教授自己的行气运气的方式,调整自己灵气的小周天,在施术之前白华将一根银针交给武玄月,小心嘱咐道。

“单协领这根银针是注入我念力的银针,你一定要收好,它会跟着你一同进入曹堂主的念力世界里去,若是你觉得在那边实在撑不住了,就用这根银针刺入你的合谷穴,我和季先生便会合力将你的念力给拉回来,千万不可逞强!”

武玄月听命,谨慎的点了点头,便将这根银针藏于自己的指缝之间,方才开始上下运气。

武玄月运气周天之时,白华瞬时取出桌案上早早准备好的火罐,左手持罐,右手合并竖起食指和中指,双眼微闭,调理周身,将自己体内的血气汇聚于这两个手指之间,顿时两手指之间燃起一缕白色的火苗来,如此火苗称之为“指火”,说时迟那时快,白华将右手两指插入火罐之中,快速旋转一周。

待火罐温度上涨之际,白华以迅雷之势将火罐按在了武玄月的后腰之处,手法娴熟的一阵行运走罐而上,沿着武玄月背后经络走向不停上移。

武玄月只感觉之际体内的灵气被这一股子热流牵引着,气流瞬时到了百汇聚顶的位置,白华果断拔出来火罐,一股子白色蓬勃通透的气流锁入在圆形透明玻璃罐中,说时迟那时快,白虎手中火罐一手掷出,扔即之季无常方向。

季无常滑步旋转两周,以扇面截住了罐口,站定之后,屏气凝神,醍醐灌顶。

只见,季无常右手持掌放于扇子之下,一股子寒气气流蓬勃而出,冲击扇面,不一会儿扇面上的方端方倒立的透明火罐上方凝上了一层薄薄的一层雾气,罐内的白色念力之气也跟着一起凝化,再也不似刚从武玄月体内出来那般活跃跳腾。

眼看时机差不多了,季无常寻扇绕身一周,一扇子挥去,凝化的火罐不偏不倚落在了曹云飞的头顶百汇之上。

热胀冷缩的原理所致,管内的念力灵气被罐壁的气压生生压进了曹云飞体内。

曹云飞目光凶闪,浑身一哆嗦,疯狂嘶吼奋力挣脱,却在气流最后一丝完全进入对方体内的一瞬间,曹云飞这方才变得安分了下来,陷入死一般的冷寂……

到此,白华和季无常无一不擦了一下额头上汗珠子,第一步灵气入体算是大功告成了。

“季先生,这样真的能行吗?”

到此白华年轻,心里承受能力不如季无常老道,有几分担心也是在正常不过了。

季无常无奈一笑,扬手扇了一扇浑身出力的燥热道:“行不行也就这样了,咱们已经尽力了,能不能够救出曹堂主,就看单协领的本事,曹堂主能不能渡过此劫,就要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武玄月在被施术之间,只觉得浑身燥热,头皮发麻,再来就是身体被压扁一般,硬生生地塞进了一个容器之中,被火烤被冰炼,而后又是被拉长了形态,生生抽进了一个偌大的空间之中。

终于,宁静下来了,武玄月只感自己的身体再也经不起这般折腾,方才微微睁开了双眼,只看自己在一片漆黑之中,漂浮不定,心中一片惊慌。

更在此时,武玄月突然耳边传来一阵恐怖空灵的声音来。

“你来了?你可知道,这里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进来的,既然你来了,就不要想着可以轻易走出去!”

武玄月一脚踩空,瞬时晃了晃身子,相当吃力方才控制好自己身体的平衡。

此时的武玄月,心中既恐惧又惊悚,但是却还壮着胆子扬天一吼道:“你是谁?好狂妄的口气,凭什么断定我走不出去!”

却不想,一个穿着黑斗篷的神秘人事突然闪现在武玄月的面前,武玄月惊慌一闪,方才意识到自己现在是灵体状态,自己身体没有重量,跌身一摔,身轻如羽,连翻了几个跟头,还是无法控制好自己身体的平衡。

黑衣人实在是忍无可忍,伸手拽准了武玄月的肩膀头,武玄月方才直立了身子,却是被人拎着半空中的姿态。

近在咫尺的距离,武玄月却看不到此人的真面目。

黑色斗篷帽檐太长,生生压住了对方大半张的脸,却只见对方嘴角微微勾起一丝鬼魅的弧度,发出令人恐惧的声音道——

“欢迎来到曹云飞的念力世界!你问我是谁?呵呵呵~我便是曹云飞的执念……”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