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帮子全本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吃过晚饭的排场,便有玄子歌的了。

东姝听了一天的戏,从旁边的一些戏友嘴里也听到了不少的消息。

玄子歌唱的不错,追捧他的人可是不太少。

所以,一到玄老板的戏,来的人就特别多。

相比下午之时,略显萧瑟,晚上的时候,人明显多了起来。

东姝依旧在一个角落的位置里,并不起眼。

不过……

感受着身边涌动起危险的气息之时,东姝放在桌面上的手指动了动。

顾南平说不好已经开始行动了。

别的人,东姝可能没印象,但是那天在匪寨上,顾南平虽然来的晚,而且距离还有些远。

但是对方的副官,却走的十分近,是跟闫秋霁他们打招呼的。

当时,是身边的霍相月小声说了一句“那个是顾少帅的副官哎。”

因为这句话,东姝记住了这个人。

如今这个人……

乔装了一番,就坐在东姝右手边,隔着两桌的位置。

也是一个角落,不起眼,而且对方打扮的十分简单,就像是个普通人来听戏一样,还点了几杯茶水一点小食。

同桌加他一共就三个人,也不太显眼。

身上的军匪之气,也收敛了不少,但是东姝还是感觉到了。

从他进场,东姝就注意到他。

但是为了安全起见,东姝匆匆两眼,认出了人之后,便不再多看了。

不过东姝不相信,来的只是顾南平的一个副官,肯定还有其它人。

但是……

东姝不认识。

这才是最棘手。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对方已经布局动手了。

梦境里的一切,如今都在顺着时间线进行下去。

能不能改变闫秋霁和玄子歌的结局,保住自己如今的身份地位还有荣耀,就看东姝今天晚上能不能将人救出来了。

而且救出来只是开始……

梦境里,因为顾南平杀死了闫秋霁,淮帮大乱,原主在争斗中身亡……

现实里,东姝可准备给顾南平一棒槌呢。

他算是原主悲剧人生的一个推手。

那么东姝自然不会放过她。

想在乱世活下去,这些障碍,都得去除了。

不过还不急,那是之后的事情,如今最要紧的还是,救下玄子歌。

不然的话,跟梦境里的结局,估计没什么两样。

只是自己不是原主,肯定是要比对方好过一些。

不过这乱世啊……

没有枪杆子撑腰,还真是不太容易起事呢。

所以,今天晚上的营救,东姝只会全力以赴!

手指有节奏的轻轻敲击着桌面,随着台上玄子歌一唱一念,手指轻动。

旁边桌的人也跟东姝差不多。

有些人的习惯,是一边听着戏曲,一边跟着节奏在动。

或是动身体,或是动手指,还有些人是抖腿。

大家或多或少,都有点小习惯。

东姝敲手指,其实是在思考,同时还有暗中观察。

不可能只是顾南平的一个副官带着两个人过来了。

便是玄子歌就是个文弱的戏子,但是吧……

想从后台把人带走,也不太容易吧。

等到一曲终了,已经是晚上的8点多了。

盛州城虽然不是不夜城。

不过这几年到底还是受了西洋文化的影响和冲击。

所以,还是有些歌舞厅在营业。

因为这个,街上如今还是很热闹。

不过梨园已经开始清场了。

大家陆续的向外走。

东姝磨蹭的走在最后,眼尾的余光看到顾南平的副官,也在磨蹭着不肯走。

甚至趁着人群拥挤的时候,还顺到了后台。

对方想在后台下手?

东姝悄悄的从另一边也摸到了后台。

玄子歌这会儿正在卸妆。

“都别动。”顾南平的副官这个时候已经摸到了后台,而且还拔出了枪。

跟在他身边的两个人,还有同行的其它十多号人,都跟着来到后台。

后台被团团围住了。

玄子歌正在卸妆的手微动,他总觉得……

这些人有可能是冲着自己来的。

说不好,是谁知道了他和闫秋霁的关系,所以这是想拿他当威胁呢。

玄子歌有料到这一天,却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

可能是最近闫秋霁总是来梨园,所以引得其它人的注意?

玄子歌手指停在半空,思考了一会儿,觉得自己没有退路。

他手无缚鸡之力,自然不可能从十多个有枪的男人手里逃出去。

而且为首的那个男人……

如果他没记错,是顾南平顾少帅的人。

顾少帅一直想一家独大,吞了淮帮和左帮,如今这是什么意思?

“不动,我们不动,军爷别乱来啊。”梨园的班主一看,吓了一跳,举了举手示意自己不动,你想拿谁就拿谁,别伤害我们啊。

顾南平的副官这会儿只想将玄子歌带走,以免事情闹大了,再生出了枝节。

“把玄老板带走。”示意了一下身后两个人上前抓人,而他保持着瞄准的姿势。

这样做,是为了以防万一。

而东姝这会儿正猫在后台的一处戏服之后。

对方十多杆枪呢,自己冒然出手,不太容易。

到底还是比对方晚了一步来后台。

东姝想过对方可能会在后台动手,但是却没想到,前面的人还没彻底的散去呢,对方便已经如此的急切。

不过想想也是,最近闫秋霁频繁的出入梨园。

一旦这么晚了,还过来的话,不是正好抓到他们吗?

所以,他们要速战速决,先把玄子歌抓到手再说。

如果真让他们抓到了人,那么这一次的结局,跟梦境里估计没什么两样。

东姝自己无所谓。

但是诺大一个淮帮,东姝半点不了解,便是毙掉了墙头草,也不见得就能成功拿下。

所以,闫秋霁活着比死了好用。

想让闫秋霁活着,玄子歌就不能出问题。

东姝盯着前方在看,眉眼也跟着变冷了。

对方想要一个活着的玄子歌,所以除非万不得已,不然的话,不会轻易的开枪。

这是东姝赌一把的想法。

想到这些,东姝从腰间将自己别了一天的勃朗宁抢了出来。

手枪的射程并不长,好在东姝如今的这个位置,还算是有利。

抬枪瞄准,然后……

砰的一声!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